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21-0848/G

主办:大连民族大学

出版:《大连民族大学报》编辑部

主编:周禹辰

返回旧站

往期回顾
火车上的奇遇

穿过拥挤的人群,我找到了自己的座位,靠着窗子,窗外是墨蓝的夜色。我放好行李和背包,坐了下来,头倚着靠背,双手摊在面前的小桌上,两眼看向窗外。

突然间感觉到一个硕大的皮箱停在旁边的过道,我不由得看了过去,却恰好与那个人四目相对。他高高瘦瘦,一件纯黑色的大衣似乎并没有遮住里面布满褶皱的衬衣。“你好,我坐这儿。”“嗯。”我微笑着点头示意。他摆弄完行李箱,坐在了我对面。我扭过头来继续看窗外,虽然窗外什么都没有,只是一片深邃,但是我并不知道自己除了往窗外看,还能把目光投向哪里。接下的几个小时里我们没有任何交流。火车还在缓缓地行驶着,夜色渐深。

中途几经站点,他都没有下车,始终在手机上不停地写着什么。我一直戴着耳机听音乐,但是却可以通过车窗的映射看到他有些疲倦的脸,还有那一行缓缓滑落的泪。紧接着,他大声地哭了出来,周围人投来异样的目光。他依旧哭,哭得撕心裂肺,衣袖也因为一次一次的擦拭泪水而湿润。我递给了他一包纸巾。

火车还在前行着,窗外的时空似乎有些许凝结。过了许久,他的嚎啕渐渐成为淡淡的抽泣,原本窄小的桌子因为他不断堆积的纸团显得更加拥挤。天边的颜色从灰暗逐渐变得明亮,我一直抑制着内心的好奇,但始终未发一言。

慢慢的,他安静了下来,目光挂在车窗外的枯树枝上,枝丫没有任何生机,连一只歇息的鸟儿都没有,显得那么空凉。不经意间,我就偷瞄他一眼,可那眼神深邃,未经历太多世事的我终究是看不透。

接下来的路程,他一直用这种呆滞的目光看着窗边,手指尖偶尔从玻璃窗上轻缓划过。在晨曦微光的映照下,隐约有一些浅淡的字体浮在上面,又徐徐消散,他就又一遍遍划动。

火车又到了一站,他站起身,抬手拿下了放在架子上的行李箱。正要离开的时候,他突然转身,“这块糖给你,谢谢你的纸巾。”我回头看着他,接过他手中的糖,点头示意。

他下车了,我手里握着糖,试着去看清他在窗户上留下的印迹,但没寻找到一丝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