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21-0848/G

主办:大连民族大学

出版:《大连民族大学报》编辑部

主编:周禹辰

返回旧站

往期回顾
好久不见

假期在家,室外凛冽的寒风与低于零下三十度的温度,让我外出的计划化为遥遥无期的梦想。很自然的,我选择与手机为伴。

刷微博、看电视剧、网上聊天、玩游戏,时间就这样过去,一天又一天。渐渐的,仿佛形成了习惯。早起吃好饭,拿起手机,大脑仿佛早已为软件们排好队,甚至为它们安排好了时间段。就像上课一样,打开这个软件,关闭后完全不需要思考,就打开了另一个,而且,完全没有休息的时间。

视线在那个小屏幕上停留的时间过长,终于,我累了。放下手机,完全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在屋内闲闲地乱走,不经意间在书架前停留。看着那些熟悉又遥远的书名,才想起来,我曾经也是一个爱书的人。

书,曾经是我唯一的朋友。小时候,父母很忙,家里只有我一个人。上学的日子里是学校与家之间“两点一线”,周末则是补课班与家之间“两点一线”。 大多数同学们也都过着这样的生活。我们没有时间出去玩,即使有时间,家长也更希望我们待在家里,一是安全,没有外界种种潜在的危险;二是希望我们可以把更多的心思放在学习上。我们待在“安乐窝”里,孤独地长大。我们都找到了别的“玩伴”,有的是游戏,有的是电脑,而有些人选择的玩伴是书,比如我。

曾经我的玩具很多,但书更多。原因并不是很美好,因为我较强的破坏力,毛绒玩具会被我扯烂,塑料玩具会被我拆开,积木之类的会被我摔得到处都是,最后剩下零星的几个。从此,兔子失去了耳朵,小熊失去了鼻子,车与飞机失去了零件,孤零零的积木在大大的袋子中静置。而书,是唯一一种破坏程度极低的存在——只有很少的几本被扯掉书皮。渐渐的,妈妈不再主动给我买玩具,选择了买书。

从儿歌到诗歌,从童话到名著,从作文精选到名家散文,书见证了我的成长。仍记得当年,那些孤独的日子里,书让我感觉不到孤单。一本书,一个下午,一段回忆。我渐渐学会体会书中的情感,理解书中的思想。特别神奇的是,每次再读,总会有新的感觉,总会发现曾经被忽略的细节。

书对我的帮助不仅仅在家里,还有学校。总会有和我一样在假期与书为伴的同学。我们相互推荐书籍,相互讨论。甚至有同学会为同一本书里喜欢的角色不同,争论得面红耳赤。

在我读课外书这件事上,妈妈是矛盾的。她希望我读很多书,了解到更多知识,开阔眼界,又担心正在上学的我会分散精力。我清楚地记得,曾经在书店发现全新的《智慧背囊》,包装精美,内容丰富,一套共有十二本。妈妈允许我挑一本,我纠结了很长时间,下不了决心。妈妈叹了口气,将整套书买了下来。我这一生都将感激妈妈,矛盾却未曾阻止过我的阅读之路。

上大学后,也会自己买书,也会去图书馆看书。但即便是在图书馆,在被书环绕的环境中,也觉得失去了儿时对书的那种渴望。

伸出手指,触碰到久违的、已经泛黄的书页,想起了当年它们的陪伴,愧疚地说一句:“老朋友,好久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