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21-0848/G

主办:大连民族大学

出版:《大连民族大学报》编辑部

主编:周禹辰

返回旧站

往期回顾
刘老头

太阳照着静悠悠的水田,老黄牛拖着犁具在田间来回走,暖暖的阳光把它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灌木丛中某种不知名的小昆虫在欢快地唱着歌儿,这是一年中最忙碌的时季,连空气都充斥着忙碌的气息。有那么一个人,在这忙碌的时刻,会出一些小岔子。

他姓刘,人们都叫他刘老头,他是河柳村乃至安合县“出名”的人。河柳村的人一直有个习惯,每当忙种或者收割时节,几家人就会约在一起换活儿。今天你帮我家,明天我帮你家,一整天的吃食要由被帮忙的那家准备。前些天,刘老头的老伴帮别人家插秧,换了几家的活儿,这不,今天就到刘老头家了。

老伴前一天晚上就和他商量了,那声音少了平时的尖锐,带着一种框哄着小孩子的味道:“你明天啊,去阿水家借一下他家的老黄牛,把咱家的那些个水田再犁犁吧,然后回家把过年留下的那几块腊肉洗净了,准备些饭菜。”刘老头吸着烟斗,笑嘻嘻地说:“我不去,你找其他人犁”。老伴儿没再说话,但她心里知道,他明天会去的,如果不出现那种情况的话。

清晨一阵阵轻风在村子里轻轻地窜动,三三两两的鸡鸣声在清凉的空气里响起,刘老头起床了。他每天都这样,比老伴起得早,到山上去弄一捆柴火,回来在院子里把大的柴火锯锯,或者是做些别的活儿。

今天早上,刘老头把灶堂上悬挂的那几块腊肉取下来洗好,然后照常把家里的每个角落都扫一下。大约到村头那家小店营业的时间了,就去买了一些今天要分发给帮忙人的糖果。当然,他还打了两壶满满的酒。

8点左右,帮忙的人都来了,大部分都是女人。刘老头到阿水家借了牛,在大家还没到田里时,就把两块水田给犁好了。当老伴和帮忙的人出发去拔秧苗时,他就把牛套在草坪上,悠哉悠哉地回家喝酒去了。

中午的阳光是明媚的,空气温暖而不燥热。刘老头已经喝了一壶酒,开始晕乎乎地唱起了歌:“人人个个……三大纪录八项注意……”每次刘老头喝醉都要唱起这样的歌,或者是把他年轻时的那些事絮絮叨叨地说出来。他可享受这样的时刻了,自己喝酒,自己独醉,自己说话。可是,他忘了,他还有几块水田没犁呢……

老伴气急了,回到家把他的酒瓶砸了一地,这时的刘老头腿脚已经软到不行,从椅子上滑下来,瘫坐在墙角,盯着老伴傻兮兮地笑,也不说话,像一个傻子,又像一个疯子。于是,一场冷战又重新开始。

老伴因为刘老头喝酒和他冷战,这已经不知道是几十年来的第多少次了。每一次都能坚持十天半月不说话,有时候两人甚至错开时间吃饭。儿女都到外面工作了,就他俩舍不得离开这生活了几十年的村子。吵吵闹闹的这几十年的光景里,有时候老刘头在火炉这边吃着饭,老伴就在客厅那间看电视,等他吃完再去吃。这样吵吵闹闹的日子虽然很多,但他们谁也离不开谁。

老伴有时候会笑嘻嘻地对别人说:“其实老刘这人吧,就害在了那口酒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