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21-0848/G

主办:大连民族大学

出版:《大连民族大学报》编辑部

主编:周禹辰

返回旧站

往期回顾
周庄

车绕着曲曲折折的小路行驶了几个小时,到达周庄的时候,正好是艳阳高照的午后。

我一直对周庄充满向往,许是因为名字和庄周甚是相似,整个小镇便也多了几分浑然天成的古朴意味。

可惜周庄好像同其他古镇并无不同。一样的青瓦白墙,一样的袅袅水乡,一样的游人熙攘,就连路边小摊叫卖的商业气息,都和印象中那些泛泛游览过的古镇无甚差别。似乎我一直以来所期待的“庄周”缥缈自然的灵性,只是一场对周庄美好的误会。桥下载着游客来来往往的乌篷船挤满了窄窄的水路,桥上的我忽然间添了几分低落。

漫无目的地走在人潮中,偶尔也能寻到一两处无人光临的窄巷。长满了青苔的石砖小路,夹在两面带着江南独有的潮湿气的灰白色墙壁中,歪歪斜斜地延伸出去。倘若沿着走下去,往往是一座玲珑的小桥,水路与石砖路纵横交错,便能看到立在岔路口的路标。或是通往“花间堂”,或是通往“莼鲈之思”,仅是瞧着名字就能想到那颇具诗意的风雅韵味。

周庄似乎是块福灵宝地,所谓“诗人才子”遍地皆是,一张木桌,满屋字画,号称只要一个姓名就能当即作诗。我亦遇到一位先生,邀我进了小屋,墨香浓郁。他挥毫走笔,不多时就作完一首“姓名藏头诗”,末了在上头添了一个大大的“韵”字。那首“诗”虽然趋于白话,格律全无,却也不会扫人兴致,反而让我开始觉得,周庄相较于其他古镇,倒是真有些不同的。

走在古朴又宁静的气氛中,好像很容易忘记时间的流逝。寻到一家歇脚的茶馆时,天边灼热的烈日已渐渐平淡,薄薄的夕阳光线投射下来,把人影拉得悠长。茶馆临水,我们便找了张凭栏的桌子。视线并不广阔,越过一条窄窄的水路,又是同样的青瓦白墙。只不过不同于白天的熙攘喧闹,静谧的气氛中连建筑也勾出了温暖的轮廓。“评弹茶座”上的姑娘唱完了一曲牡丹亭,便结束工作归家去了。我们一行人静静地品着茶,偶尔搭一句话。我忽然想起曾经看到的一句话“为名忙,为利忙,忙里偷闲,喝杯茶去。”好像此刻的周庄,就是这样适合喝茶的地方。

走出茶馆的时候,已经忘记了来路——其实在周庄,也不必在意来去何处。走了不多时,只瞧见壁上一块木匾“南徽古琴社”,我便执着地要走一走。前方一座小院落,四四方方的屋子内陈设简单,只一把古琴,一张琴桌,正对着一副匾额,上书“国士之风”四字,飘逸灵秀。屋内无人,我便大着胆子弹了一曲,曲罢时一位老先生进来,拈着胡须微笑对我点了点头。

已记不清是何时离开了周庄,只记得朦胧的光雾下渐渐远去的江南水乡。

原来周庄的确是不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