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21-0848/G

主办:大连民族大学

出版:《大连民族大学报》编辑部

主编:周禹辰

返回旧站

往期回顾
激情燃烧的岁月——写在大连民族大学建校三十周年之际

开栏语:总有一种记忆让你感动,总有一份情感让你动容。大连民族大学历经筹建办学和跨越发展,迎来三十周年华诞。《大连民族大学报》从本期开始,将推出“记忆·民大”专栏,期待您用朴素平实的笔触,俯拾记忆的点滴碎片,讲述那些刻骨铭心、丰富多彩的民大过往。

30年在时间的长河中仅仅是一个瞬间,而在一个人的职业生涯中,却是一首漫长的歌谣。作为亲历者,回眸30年的世事沧桑,开发区、大连民族学院、创业精神……历历在目,令人感念不已。同时,作为校史的主要编写者,更能感受这是一部交织着信念与求索,坚守与奋争,艰辛与喜悦的史诗,更觉弥足珍贵。

不解之缘——与“神州第一开发区”相伴而生的大学

回望学校历史,就不能不说一说大连开发区。在共和国的历史上,如果说经济特区的壮丽诗篇是从深圳揭幕的,那么,经济技术开发区的辉煌篇章,则是从我们身临的马桥子奏响的。马桥子北靠巍巍大黑山,南临浩浩黄海,很符合风水学理论“前有照(水)”、“后又靠(山)”的说法,这样既能发展,又可靠稳当。1984年大连开发区就在这块风水宝地奠基,从此大连真正敞开窗口,以从未有过的速度和胆识,昂起了东北振兴的龙头,马桥子由一个小渔村快速发展成为新城区,被誉为“神州第一开发区”。

当时的马桥子如同一座庞大的建设工地,集结着国内各路建筑施工集团大展拳脚,弥漫的尘土中驰骋着无数大型土石方车辆。身临这里,看着管委会的气势恢宏的规划版图,工作人员都是年富力强的专业技术人员、朝气蓬勃的大学毕业生,眼前的土地日新月异,填海建设的振兴路正在慢慢双向合拢,一片轰轰烈烈的建设情景,深深吸引有志者投身到创业的热潮中。1986年底,我是随着东北民族学院筹备执行组搬到开发区东山小区52栋办公的,亲眼见证了在农田中一座城市崛起的过程,置身于一所高校的建设历程,感同身受着开拓创业者的智慧与激情。

值得注意的是建设东北民族学院的批文与中央批准建设开发区的批文非常巧合的都是在1884年4月,其实是一同吹响了建设的号角。我们学校能在1986年底顺利迁至马桥子,也是缘于开发区经过两年的快速建设,适合项目落地。虽然学校建设没有预期的那么快,但这所充满生机的民族大学为开发区的城市功能、教育和人才培养做出了重要贡献。这片热土滋养了我们以改革开放的姿态来建校办学的胆识和机遇,对于探索在沿海开放地区发展优质民族高等教育的创新之路,产生了无法替代的深远影响。可以说,经济腾飞与教育发展是相向而行、相映生辉的。

抢抓机遇——关键时刻让所有资源实现最大化

回望筹建过程,漫长与速度是我们学校在建设中出现的两极化现象,可这恰恰让我们领略到老一辈创业者的坚守、胆识与智慧。

漫长是说没有哪所民族院校的建设过程是这样长,追溯东北民族学院建设可以远至上世纪60年代就有了提议,因“文革”中辍,至1978年全国陆地边防会议预备会上形成了在长春建设的意向,1984年4月教育部正式下文筹建,1985年9月改设在大连七贤岭,1986年10月定址在开发区长岭小区一带,直到1993年开始招生,1997年正式建校。

速度是指在寻找和创造条件中,及时抢抓建校机遇,捷足先登。机遇有时是时隐时现、稍纵即逝的。作为筹建人员,我们深刻领略了阿英嘎、赵安君等领导如何以超凡的能力和智慧,在逆境中奋争和把握机遇,使学校尽早走出困境的,这在学校生存与发展的重要关口都有所体现,如:校址的变迁由长春争取到开放城市大连建校,又迁至开放的前沿开发区;主动与国家、省市的各级领导、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各界关心民族教育的知名人士等沟通,动员、发挥人际广脉的影响力,促使学校走出困境;想方设法筹集资金,打破常规,加快招生步伐,等等,成效卓著,意义深远,这些壮举令后人赞叹。

仅举学校迁至开发区一例。当时,东北民院校址由长春变更为大连,可七贤岭的地形结构复杂以及工程造价等因素,筹备工作面临着诸多困难。正当此时,地方人脉资源极丰富的赵安君书记得到开发区从整体布局考虑拟建一所大学并提供优惠条件的重要信息,引起阿英嘎的高度重视,马上决定与大连开发区商洽,得到开发区管委会领导的赞许。大连开发区已做好“七通一平”等地面工作,能使学校建设加快步伐,节约资金,这对于东北民族学院建设来说是千载难逢的机遇。阿英嘎在筹备领导班子中统一思想,随后奔走于国家民委、国家教委,辽宁省委、省政府,大连市委、市政府递呈迁移校址的请示,并积极沟通。10月27日,开发区管委会批准东北民族学院在开发区立项,划拨1100亩土地,仅仅以880万元的征地费来支持东北民族学院的建设。从开始有动议到最终得到批复,整个过程环环相扣,步步紧追,仅历时20天。1月6日,大连开发区规划局批复东北民族学院在红梅、长岭、新桥区域建院,这里是依山傍海,环境宜人,地势平坦开阔的中心地段,只要投资计划下达,即可动工兴建。

事实证明,开发区敢为人先的创业精神、国家给予的特殊优惠政策和对在建项目的扶持,都成为学校立足、发展的不可替代的客观条件。我们怎能不为老一代创业者高瞻远瞩的战略眼光和把握机遇的决策能力赞叹啊!

坚守信念——坚韧不拔艰苦创业成为传世追求

学校最为艰难的时期是在1989年1月至1991年2月的缓建时期,机构由筹备组调为筹建办,面临着国家不能投资建设、分流部分筹建人员和压缩经费开支、征用土地期限已到等巨大困难,筹建班子牢记使命,带领大家咬紧牙关,艰苦创业,坚韧不拔,矢志不渝地为学院早日上马奋力拼搏。

为了节省交通和办公支出,除了基建等十几位同志留在开发区的土房子办公之外,大部分同志都撤回到孙家沟72栋的几套房子作为临时办公地点,辞退了所有保洁等临时用工。记得时任筹建办主任的赵安君书记还叮嘱我和曲春华同志,让我俩坚守岗位,即使真到了学校项目撤销那一天,文书和财务人员也是最后一批撤退人员。许多人都成了工作的多面手,像从辽大来的申日浩教授和东北师大来的程济民教授,不得不放弃专业,做了行政工作;辽师大来的姚 智副教授毫无怨言做了基建仓库保管员,被戏称为开发区级别最高的保管员,年逾40的韩丽老师也不挑不捡,协助打字工作。那时,班子成员为促成学校上马建设真是绞尽脑汁、夜不能寐,大家在期盼中也到了神不守舍、朝思暮想的程度。每次等待赵书记利用各种关系外出协调回来时,我们都希望能在他脸上看到高兴的表情,那就说明又有了新的转机。

阿英嘎是大家心中筹备队伍的“大班长”,他有着40多年丰富的民族工作经验和很高的政策水平,是一位享有很高威望、具有卓越才能、受到人们普遍尊敬和爱戴的蒙古族领导干部。他曾说,民族工作是一项政策性极强而又复杂的工作,要有智慧,办教育是民族工作的千秋大业,不要怕波折,要能坚持,要抓住机遇,这些对我们都是一种考验和磨练。他一直保持着老一辈革命者乐观、坚毅、务实的作风。在学校保地的紧急关口,他以一位老民族工作者的身份直接上书李鹏总理。在“两会”期间,他抱病赴京,奔走于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少数民族知名人士之间呼吁,影响广泛,众多知名人士的议案、提案得到了有关部门的关注。阿英嘎还在国家民委与国家计委奔走协商,以适当缩小建设规模建设的策略,来促成尽早建设。他果敢、睿智的作风和高风亮节,深刻地印在了我们每个人的记忆中,影响和带动了全体筹备人员为建校不懈地努力。我就是在参与学校的建设过程中,通过老一辈领导人处理学校重大事务、把握机遇中,不断认识和领会了党的民族政策是我们前进路上的制胜法宝,更深切地理解了在东北地区设立民族学院的重要意义和光荣使命。

经百折不挠的努力,1991年7月,我们迎来了国家计委同意建设学校的历史性的一页。紧接着8月,学校第一座建筑培训中心大楼竣工,举行了隆重的培训中心落成典礼,这对全体筹建人员来说可谓是双喜临门。筹建办搬迁到培训中心二层办公,大家终于有了一个像样的安身之地。东北民族学院从此进入快速建设时期,大家极为珍视这来之不易的建校机遇,以饱满的热情,为招生办学紧锣密鼓地做各方面的准备。

1993年10月18日,东北民族学院隆重举行了新生开学暨教学楼落成典礼,金涛院长满怀深情的致辞道出了大家苦尽甘来的无比喜悦,1993级的103名同学就像教职工心中的宝贝一样。这既是学校办学史上人数最少的开学典礼,又是学校开始办学和争取早日建校的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开学典礼。

在历经了突如其来地与民族职业技术学院擦肩而过的更名风波后,1997年7月21日,我们终于迎来了大连民族学院正式建校,喜讯传来,人们奔走相告,激动不已,我记得国家民委规财司的老司长蔡宣说:“当我听到这个喜讯时,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因为太不容易了!”这是所有参加筹建人的共同感受。从此,学校实现了从筹建到正式办学的历史性跨越,迈入了持续、快速、健康发展的办学轨道。

抚今追昔,从1985年6月25日,在大连棒棰岛宾馆8号楼召开的具有历史意义的东北民族学院筹备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由阿英嘎领衔的东北民院第一代领导班子到任,拉开了学校建设沧桑的序幕,至今已整整三十年了。回望历史,老一辈开拓者艰苦奋斗的民院精神,激励着一代又一代民院人生生不息,薪火相传,继往开来,凯歌高奏,使在沿海开放地区民族高等教育之花绽放得更加艳丽芬芳。

(作者为档案馆馆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