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21-0848/G

主办:大连民族大学

出版:《大连民族大学报》编辑部

主编:周禹辰

返回旧站

往期回顾
心静夏自凉

空调开着,风扇转着,这些机器弄出来的凉,并不宜人。最好应是那自然凉,才真正清热解暑。

心静自然凉。像一个修行者,不为外界物念所动,修就一副金刚之身,暑热不入,心中,便是一片清凉之界了。

把门窗打开,让自然风吹进来 。屋外阳光似火,看上去有些发憷,但真正走到阳光里,你也会发现外面也不像想象的那么可怕。有风,偶尔吹过来,送来一阵阵清爽,一扫屋中的憋闷,当真是暖风吹得“闲人”醉。午时最热,但午时风也最大、最多,站在一处开阔地带,任大风吹得衣带飘卷,甚至站立不稳,那才叫舒服。

这样炎热的日子,无论工作或者小憩,置身一处屋荫,总是有福的。尤其是乡下那种土砖瓦屋,高大宽敞,屋荫幽深,十分宜人。屋荫不及树荫。靠树而坐,有如躺椅,下有浓荫,上有翠盖,绿影婆娑,清柔一团。风生四周,无遮无挡,带着树木的气息,熏得人昏昏欲睡。树荫不及桥荫,桥上行车,桥下流水,荫浸水中,水流荫上。更有一种过桥风,从桥洞这边吹入,从那边吹出。无论怎样热的天气,来到这桥荫下,都是清凉的。

夜来无事,到外面乘乘凉。风凉不定,阴凉太轻,不过暂时可以解肌肤之热。夜凉就不同了,它能渗入肌肤,进至五脏六腑。夜愈深,夜凉愈重、愈有力。坐到夜阑人静,让整个身子都已凉透,像一块摸上去略显冰凉的石头,这才踱了闲步而归,睡在床上,整夜都不会感到热。

水气好。城不在大,屋不在华,或远或近,有池一汪,池中植荷,便是好住处了,莫要苛求太多。得闲,到池边走走,纵然无风,也有水气扑面、荷香沁人,感觉就两个字:凉、爽。当然,死水不如活水。若有条河就更好了,日暮,邀朋侣二三人,沿河而行。水气在夜凉里升腾,浸肌入骨。在水深迂回处,凝而为雾、雨,但又非雾、非雨。置身其中,感觉已非凉,而是有些冷了。

整日闷热,忽有暴雨,风起云生,确实值得庆幸。好雨灌园,涤尘,最让人喜,莫过于送上雨凉一片。只是暴雨来得快,去得也快,雨后天晴,阳光很快又将那凉驱散了。因此,暴雨最宜落在黄昏,雨凉整夜,和风凉、夜凉并在一起,穿窗入室而来,呈现出一个难得的凉夜。

屋阴树影下,三五人围坐话家常,不解暑热,徒生烦躁之感,内心仍难得清凉。试想,何处无风?何处无荫?何处无水?何处无山?何时不能夜出?何处不能静心?

雨后夏夜,心间倦懒、灯光幽幽、一本闲书,半壶浓茶,难得一时心静、一室夏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