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21-0848/G

主办:大连民族大学

出版:《大连民族大学报》编辑部

主编:周禹辰

返回旧站

往期回顾
晴阳微雨皆是景

下了高铁以后的第一顿饭,已是夜里九点。面前是亮红的炽热炭火,牛肉被架在火上来回翻转,脂肪吱吱地响着变软、熔化,油滴掉落在炭上,“刺啦——”地腾起一朵油烟。透过被热浪熏烤得微微颤抖的空气,这是我第一次好好地和沈阳相望。烟气和火光里,霓虹更加娇艳、人声更加喧然,街上车灯闪烁、远处灯火阑珊。

穿过繁华的中街商业区,眼前就是故宫。虽然沈阳故宫在规模上远不及北京故宫宏大,可数百年的浩然正气还是从每一个角落里渗透得淋漓尽致,皇家之所应有的陈设在并不宽敞的空间里一应俱全,不论是前殿、后宫,还是御花园,都在有限的空间里把精致发挥到了极点。大到汉白玉华表,小至一块拳头大的瓦锭,每一笔的勾画和雕琢都绝不含半点怠慢之意。石板地被一条蜿蜒的溪流辟开,溪流的两岸堆着错落的石块、栽种着小棵的粉色合欢;朝殿雕梁画栋,檐角张扬的上翘着,上面栖息了象征着皇权的十一尊仙兽——极致的柔美与恢弘聚于一处,相互渗透、牵连,这就是沈阳故宫。

第二早起床,窗外下着雨,相比较前一天略显得沉闷。走出门在街角右转,买一把透明的塑料长伞,撑起来细听雨水欢快地敲打伞面,心情似乎不那么压抑了。公交车行驶了很久才到达目的地,张氏帅府隐没在城市的楼群里。可能因为下雨,周遭多了几分清冷。进了府里,民国时期的建筑仍旧不乏中国古典元素,古典里又明显地加入了一些来自西洋的气息。黛色的门楼上,瓦檐滴着雨水,落在枣树的枝杈上劈啪作响;窗下的月季淡黄沁心,映衬着窗上那匹墨绿色的洋式窗帘,这是雨幕下的帅府里惊喜般的跳脱一笔。绕出门去,正门外屹立着张学良的石像,哪怕是迎着雨也隐没不去眉间炯炯。我对战火纷飞的年代里那些故事并不甚熟悉,但是整座府邸的气质,却就此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

转眼夜晚将至,小雨转晴,归期将近了。两日匆匆而过,我竟也生出些许的留恋和不舍。沈阳是奇妙多元的,具备了新时代下城市的快节奏,却还有永远缓慢闲逸的夜市街巷;追逐着国际范儿的潮流,却还保留着东北二人转的乡土风情;拔起了鳞次栉比的钢铁高层,却还珍藏着历经沧桑的文物古迹……

雨过了,前方街道的尽头,许久未见的太阳散发着好看的余晖,透过还没完全散尽的云霭和我道别。

原来,晴阳微雨皆是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