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21-0848/G

主办:大连民族大学

出版:《大连民族大学报》编辑部

主编:周禹辰

返回旧站

往期回顾
小城六月

“让鼻子发痒的是春天,风从袖中过的是夏天,天空凛然耸立的是秋天,等到发觉的时候,冬天已过了大半。”小城的六月并不很炎热,就像风从袖中轻轻吹过,让人觉得温柔。

已经有两年没在小城度过六月了,但小城六月的样子在我记忆中没有一点消退。这里的每条街道、巷角,百年不变的样子。时光交错,好像昨天还在小城行走,今天不过是一场去远方的梦,醒来,继续行走在小城。似乎千百年来,小城都以这样的姿态生活,羁绊着一代又一代人,冬夏不变,春秋不惊。

小城的六月并不干燥,总有一段雨季。早晨潮湿的空气,地面薄薄的雾气,将小城笼罩在“海市蜃楼”的奇景中,这是属于南方小城的湿润。起来走在外面的路上,树叶落了几片,躺在湿漉漉的地上,应该是头一天晚上下雨从树上吹下来的。虽是喜欢晴朗天气的人,可这小城湿湿的雨季,也不免让人期许在一条小路上遇到一位“撑着油纸伞的姑娘”。烟雨蒙蒙的小城,像一位娇羞的女孩,让人讨厌不起来。

小城阳光明媚的时候是难得的,也是最温柔,最动人的。阳光下的小城,像一个活泼欢乐的小孩。风在吹,云在飘,阳光从树的枝叶缝隙洒下,点点光斑带着并不炎热的温度,洒在不宽的街道。没有寒冷,没有燥热,温柔得像一场梦境。我记忆中六月的小城最安逸舒适的时候,就是晴朗的午后,出门游玩或者待在冷饮店,或者和朋友“压马路”,走在小城满是树荫的街道,感觉不到一点炎热。小城的边上是一片湖,晴朗的日子,在湖边漫步,微风吹来,清爽得忘记了时间,只希望时间停滞,让人好好享受这湖光山色。

六月的小城也到了穿短袖的时候,不过昼夜温差还是有的,清晨和晚上也少不了薄外衣。在小城我最喜欢最期待的就是夏天晚上的夜市了,南方的夜生活十分丰富,吃喝玩乐样样不落。晚饭过后,在小城闲逛或朋友聚会,到了半夜开始宵夜,各式各样的烧烤、罗锅,再加上一碗冰粉,这是我在外面最想念的。晚上的小城则像古秦淮边的女子,日日笙歌艳舞也并不叫人生厌,甚至有些沉迷其中。

小城周边有很多山,就像是一座在山里的小城,僻静处隐藏着喧嚣,小城也像一个世外桃源。也难怪小城总是那样从容不迫,以自己的节奏不紧不慢地哺育一代又一代孩子,并且不担心他们不会回来。走得再远,外面的世界再多彩,都不及小城的平淡安然。

六月,在小城,哼唱着走过它的每一条街道,看小城的天空依旧云卷云舒,小城外的世界,难能这样闲适。汪国真说过“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但去过了远方,经过了风雨,爱的还是这座平淡无味的小城。

有人说,爱上一座城,是因为城中住着某个喜欢的人。其实不然,爱上一座城,也许是因为城里一道生动风景,一段青梅往事,一座熟悉老宅……还或许,仅仅为的只是,这座城。就像爱上一个人,有时,不需要任何理由,没有前因,无关风月,只是爱了。

小城六月,带着有一丝热度的微风,在蝉鸣声中醒来。六月小城,在归来与别离中,平静地见证离别悲欢。

小城的风雨阳光,小城的山水湖泊,小城的人……于我来说,都无关风月,只是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