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21-0848/G

主办:大连民族大学

出版:《大连民族大学报》编辑部

主编:周禹辰

返回旧站

往期回顾
大数据带你看阅读 全民数据看阅读

每年一进入四月,很多人就开始期待着新的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数据出炉。今年的423日是第二十三个世界读书日,我们期待着这组数据再次挑动国民的神经。

我国的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是从1999年开始的,起初两年公布一次,2007年以后改为每年公布一次,回顾近20年的调查,我们可以发现,我国国民的图书阅读率走出了一个U字形的曲线:1999年,全国国民阅读调查元年,图书阅读率为60.4%,是历年来的最高值,此后一路下行,在2005年跌入谷底为42.2%2006年,中宣部、中央文明办、新闻出版总署等11个部委面向全社会发出开展全民阅读活动的倡议,图书阅读率开始逐年回升,到2015年时升至58.4%

随着媒介技术的发展,单一的纸质阅读已不能满足读者的需求,手机、电子书等终端阅读方式已经进入人们的生活。到2016年我国成年国民各媒介综合阅读率已达到79.9%,数字化阅读方式达到了68.2%。在全民阅读氛围浓厚的影响下,阅读已经成为了人们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纸电一起读成为了阅读的主流。

418日,亚马逊中国发布了“亚马逊中国2018全民阅读报告”,报告中显示大部分的受访者已养成每日阅读的好习惯,近五成受访者阅读总量超过10本,平均每天阅读半小时以上的受访者占比达80%。调查数据显示,在过去的一年里,有55%的受访者同时阅读纸质书和电子书,并且越来越多的读者以电子阅读为主,调查显示19%的受访者主要阅读电子书,超过以阅读纸质书为主的受访者12%的占比。近年来兴起的有声书更受到50后、60后的喜爱,在受访者中,阅读三种类型书籍占比12%,仅阅读有声书籍的受访者仅占比0.24%。在2018年中国的畅销书排行榜中,《解忧杂货店》《乌合之众》《月亮与六便士》等书籍受到读者的喜爱。

我国的全民阅读量逐年攀升,电子阅读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在各年龄段电子阅读的占比统计中,90后、00后分别达到了82%85%之高。现在就来看看我校的图书阅读情况。


                   校园调查观阅读

通过全国的阅读调查情况来看,电子阅读占了很大一部分的比重,而在对我校师生阅读情况的统计中,调查结果却恰恰相反,阅读纸质版书籍的师生达到了75.71%,而电子书阅读仅为23%,说明在电子技术的方便快捷下,还是有很多人愿意选择阅读纸质版书籍。

“在阅读电子书的时候,我总会被手机上的其他页面所吸引,会干扰我的读书体验,纸质版的书籍就完全不会,在阅读的时候还可以随时在书边进行记录,留下自己的随笔。”小徐说。电子书因其便携、容量大而取胜,但是在阅读体验上却远不及纸质书籍更得喜爱。

大学生们的大部分生活都可以由自己支配,在每周的168个小时里,大家用在阅读上的时间有多少呢?通过我们的统计不难发现,每周花费5个小时以内的时间用来阅读上的同学高达57.49%,而超过6个小时的占有26.32%,超过十个小时的同学则少之又少。以同学们一周阅读五个小时的情况为例,平均一天阅读半个多小时,还是高于全国阅读水平的。

在采访中,大部分同学表示,自己是愿意把时间用在读自己喜欢的书上的,但是总会感觉没有时间阅读。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学生没有将更多时间用来阅读呢?统计显示,七成同学的时间主要花费在了上网、上课以及睡觉上,还有少部分同学花费在了社团活动、运动健身、兼职等方面。如何合理分配读书与娱乐的时间,是大部分学生仍需调整规划的。

从去年4月至今,在我校图书馆图书借阅统计中,借阅量最大的书籍有文学类书籍、历史类书籍以及社科类书籍,《挪威的森林》位居图书借阅榜首,生物科学、自然科学、数理化学、经济类等图书借阅基本相近。调查显示,近八成的学生会选择感兴趣的书阅读,并希望通过阅读提升自己的思想境界,只有很少部分的同学是为了完成老师布置的任务而去阅读的。良好的阅读心态是提升阅读质量、阅读习惯的重要推动力,这都将在一定程度上促使我校学生优质阅读习惯的养成。


                    一睹为快享阅读

说到阅读,当然得提到一个国家——以色列。在人来人往的商业街头,琳瑯满目的并非时尚的潮品服饰,而是风格各异的书屋。在本该商业气息浓厚的地方,每个书屋都会让你带着不同视角走出店门。尽管书屋有大有小,但有一点是不变的,屋内会特意摆上几张咖啡桌,聚精会神看书的同时还可抿上一口袅袅醇香的咖啡。这样的环境,无所谓爱不爱好,也谈不来什么关注不关注,阅读已经自然而然地成为生活的一部分。

那么阅读对于我们的生活是一种怎样的存在呢?且不说随网络化异军突起的碎片化阅读,亦或被电子媒体压缩了的“快餐化”阅读,读者只要能直接接触到文字,阅读就还有其意义。但问卷调查中显示的信息却令人吃惊,对书籍有兴趣的同学占了88.66%,但真正去阅读的比例仅为8%,“想去”阅读,但也终究止于“想去”这个思想层面。学习压力过大、课程太满、社团活动太频繁、更愿意上网……诸多原因都在这个“怪现象”面前显得逊色——影视作品。

借便捷的网络平台,电子媒介抓住受众特别是大学生群体对网络的依赖性,将诸多经典的书目拍成电视剧、电影,而这也恰好满足了包括大学生在内的更多青年人对所谓“阅读”的诉求。了解原著的过程中又享受了视听盛宴,这种一睹为快的视觉冲击,成为了年轻人“阅读”的主流。而这样的方式,免不了受意识流的影响,对原著的感知往往也会趋同化,影视作品表达什么读者就接受什么,禁锢了思维,也局限了想象空间。而那真正去阅读的8%的同学,不是完全拒绝此类的阅读方式,他们选择先看原著,等有了自己的一些理解与想法之后,再去品味影视作品,这样的阅读方式又何尝不可呢。面对阅读时的诸多干扰,我们更应该摒弃随大流,与书为友,利用起图书馆的资源,充实自己的生活。

 

                        记者手记

调查记者发现,我校图书馆借阅质量并不是很乐观,根据上文所提到的数据信息来看,我校图书借阅类别中属小说类最多,《围城》《挪威的森林》《追风筝的人》《倾城之恋》《解忧杂货店》等文学类的书籍更受同学们的青睐。金融、军事、科技类的书籍,往往会被同学们“打入冷宫”,且这种现象从2014年便一直存在着。

然而关于“我读过很多书,但后来大部分都被我忘记了,那阅读的意义是什么?”的疑问,最理性、最巧妙的一个回答应该就是“当我还是个孩子时我吃了很多的食物,大部分已经一去不复返而且被我忘掉了,但可以肯定的是,它们中的一部分已经长成我的骨头和肉。阅读对你的思想的改变也是如此。”

阅读的人,生活中处处都是“草长莺飞,繁花似锦”,而缺乏阅读的人,生活往往是“一望无际的荒凉”。肉体的滋长需要食物,而精神上的愉悦需要阅读来弥补。书,能让我们领略不同时代的趣事、轶事。随着一页页纸张在眼前翻过,你会发现,你的仓库会一日日丰厚起来。

“一边倒”的阅读方式真的受益吗?当你读过海明威的《老人与海》,倘若日后你做事不顺,但终究还是将事做成了——虽然此事从表面上看犹如“一袭马林鱼的骨架”,但你记得《老人与海》,于是你在失败中忽然有了一种优雅的感觉。知识使你的经验屡屡增加,并使你的经验获得了深度。但这只是我们生活的一方面,社会中形形色色的角色需要我们去充当,面对迥异的世界,你需要的不仅仅是启迪,还需要学习并掌握一些技能、了解当下的热点实事。

此刻开启阅读,用书籍增加我们的生命的密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