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21-0848/G

主办:大连民族大学

出版:《大连民族大学报》编辑部

主编:周禹辰

返回旧站

往期回顾
阅读达人的“读书经”

日前,学生记者在对我校图书馆201791-2018411日的图书借阅数据进行调查时发现,生命科学学院副教授何煜波、学生郝名洋以及文法学院学生罗露琴分别以103本、95本、68本借阅量位居全校师生借阅总排名前列。校报特邀请3位阅读达人将自己的阅读体悟整理成文,与各族师生分享。

 


曾经,一群小伙伴争相传阅一本好书,有了零钱就往新华书店跑;曾经,我们像饥饿的人扑在面包上一样心无旁骛,手不释卷,图书馆借阅处常常排成长龙……

互联网时代发展到今天,我们惊觉这一切都成了久远的回忆。在信息爆炸的当下,我们可以用最短的时间、最快的速度、最便捷的方式获取足够多的信息,海量电子书更是近乎免费,唾手可得。我们似乎不再需要传统阅读了。

然而,传统阅读真的可以被替代么?

网络阅读或电子阅读有它的优越性,我们称之为“短、平、快”。但是它至少存在两个问题:一是缺乏深度,网络文化没有经过精挑细选,大多呈碎片化,甚至包括一定的垃圾内容,容易导致人的精神平庸化;二是网络阅读的群体传播特性,使之倾向于被时髦裹挟而缺乏个体性。我们对网络时代的读书状态有两个忧郁:一是大家不读书,二是只利用网络读书。

传统阅读的最大特点就是深度的、个性化的阅读。比如唐诗宋词,我们需要背诵和细细体会,经史传记需要旁征博引,经典作品里面的韵味需要朗读来感悟和触动心灵。传统阅读的个性化表现在不同的读者对经典有不同的进入方式、不同的理解和发挥,甚至最好的经典都是原创者、读者和研究者共同创造的。经典的阅读确实无法给你直接、快速的功用,你花一个星期读完了《射雕英雄传》,可能错过了几个重大的花边新闻,却惊叹于金庸的神来之笔;你花一年时间读完了《诗经》《楚辞》《史记》,发现没有产生一分钱效益,却能润物无声地滋润心灵,受益终身。因此,在网络时代强调经典阅读,尤其是针对学生,具有重要性和迫切性。

我,确切来讲是我们家,是我校图书馆近两三年图书借阅量较大的读者。这里面我本人的专业书籍只占很少的部分,更多的是文学、史记、外语原版小说、武侠书等等。我的女儿、弟妹、侄女的阅读热情远远高于我,她们一边惊叹于“你们学校图书馆那么多好书”,一边贪婪地挑选和阅读。这个时候我才惊觉,我们学校师生们有多少人几年不去图书馆了?有多少人的借书证连个记录都没有?我才深切地体会到,我们可能“身在福中不知福”,在“暴殄天物”。

学校的图书馆为我和我的家人提供了一个非常丰富的传统阅读资源,虽然我们没有完全拒绝利用网络获取信息,但更多情况下我们还是习惯在家里手捧纸质书,认认真真品读。然后我们开始讨论,继而又开始新一轮的阅读和讨论。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实现了个性化的、深度的阅读和理解。这个阅读的过程尤其对处在高中阶段的侄女儿的文学素养和人生观的培养是非常正面且积极的。

网络时代为我们提供了获取信息的便利,世界变得更丰富多彩,对事件的了解更全面快速。这似乎是一个无所不能的时代,这也应该是一个更幸福的时代。但事实是,很多人在眼花缭乱的信息面前失去了选择和判断力,变得茫然和盲从。就如老子《道德经》里所说:“五色令人目盲……五味令人口爽”。所以,越是在繁杂的高速发展的时代,我们越是需要走进传统经典的阅读世界,让心灵沉静下来,让自己随着大师的思维思考,在这个无所适从的世界里找到自己的方向。

 



学校的图书馆建在一座小山上,周围树木葱郁,夏天总有一片浓荫,几十级的水泥台阶是通往图书馆的必经之路。从大一开始,我便时常站在下面仰望它,带着崇敬与好奇,踏进了这个新世界。

最初,我借阅的书都是文学圈公认的好书,通常是一些中外名著,如《傲慢与偏见》《挪威的森林》等。由于我本身对于这些书籍的内容并不怎么感兴趣,所以开始的阅读是有些勉强的,但是所谓的“大师之作”“大学生必读书目”又让我觉得应该耐着性子看完。

读一本书,要走进它的世界,遗憾的是,那个时候的我还没有这样的感悟。对于书的创作背景、作者生平一点都不了解,阅读也变成了一件苦差事,看后也似懂非懂。这样看过几本书之后,粗略地感受了几种不同的写作风格后,我开始思考阅读的意义。如果随大流,那么读书就是一种形式,先找到自己的兴趣所在,也许才会对书里的世界有更深的感知吧。

因为最初接触的书目大多是小说,所以我一开始觉得阅读就像看电影,只是用不同的方式把故事表达出来,相比电影的直观,读小说要自己理故事脉络、揣摩微妙的人物关系,多少显得有些烧脑。《杀死一只知更鸟》让我深有体会,作者的语言非常具有代入感,让你与她一起好奇那座废弃房屋里到底住的是一个怎样的人。虽然看着有些累,但整本读下来还是觉得内心情感丰富了许多,同时也获得了一些自我认同感。

慢慢地,我开始接触散文、时事评论,关注当代作家的作品,读书量的增长让我的内心产生了一些细微变化。最初勉强阅读的感觉也没有那么强烈了,尽管我还是出于一种猎奇心在寻找一些作家的作品,但是已经开始对作品进行对比分析,思考哪些是真正能带来启发的,哪些是受众多读者追捧,但我仍不能全然理解的作品。

村上春树的经典著作《挪威的森林》影响了世界各国的读者,怀着好奇,我也捧起了这本书。故事的主人公一直徘徊在三位女性之间,复杂的多角恋关系没有让我产生更多共鸣,也没有带给我全新的情感体验。我才明白,读书不能“人云亦云”,阅读是一个探寻的过程,在不断的对话、碰撞中,才能找到那个越来越明晰的自己。

我不再过多地关注“排行榜”的推荐,开始在书架间选书,这种方式常常带给我一些小惊喜。我会遇到类型更丰富的图书,更多未知的作者,这种惊喜使阅读体验变得更快乐。

书架间偶遇韩寒的《可爱的洪水猛兽》,他在文集里写到,他认为冰心、巴金等人的文字水平不算很高,这样的言论在媒体上引发了很多争议,有人批评他侮辱文学大师,但他认为发表自己个人的阅读观点本身就是一件自由的事,任何人都有权利选择喜厌某人的作品,包括大师的著作。他的思维带给我很大触动,让我不再过多注重书籍的标签,把仰视文学作品的视角慢慢放平,摆脱意识的桎梏,开始自己独立的思考与判断。

一个人的阅读史就是他的精神发展史,很多人在最初阅读的时候都可能会遇到一两本让自己想要充当文艺青年的书,我自己也是这样。想活在文学的世界里,用自己的笔杆子抒发现实中没人懂的心绪。可后来我才发觉,自己只是渴望从书中寻找孤独,通过臆想营造个人英雄主义情怀,即一种伪文青。

在浩瀚的书海中,只有沉潜下来,才能感受到阅读的愉悦感,才能感受到精神世界的力量。

阅读不是一件云端的事,它能提供给人们生活中的一种精神选择,让我们享受现实之外暂时脱轨的自由。希望我们都可以摆脱外在的束缚,心灵轻盈地去阅读。

 



把书读薄,这个概念一开始是我的高中同桌告诉我的。在旁人看来,他是个如假包换的学霸。因为我的地理位置“得天独厚”,整个高中期间,他成了对我影响很大的人。

他常说:“读书的话,最好试着把一本书读薄,这样在心中自有这本书的蓝图和框架,想要看其中的精髓时,就能像大数据虚拟视图一样,信手拈来。”

那时颇为愚笨的我以为“把书读薄”仅仅是字面意思上的“书变薄了”。可是一本书,翻来覆去地读,就算扉页都翻掉了、书也翻散架了,也只不过是让它变得像发酵的面包一样膨胀起来,“哪能越来越薄?”对于同桌“把书读薄”的概念,我一直心存疑虑。渐渐地,书读得多了,才慢慢琢磨过来,原来他的话是纸上藏伏笔,玄机千万里。

一本书,第一次读也许只是能够看懂其中的百分之三十,第二次看的时候可能就会理解得更多一点、精一点。一本书,读得次数越多,就越能拨开那些长篇冗述的文字,直触核心要义。而跨越那数十万铅字堆积出的小山,登上顶峰,掌握了作者要表达的精神实质后,便能称为是读懂了“书”,读“薄”了书。

把书读薄,需要的就是时间和精力。在这个信息大爆炸的年代,人们都在追求速度与激情,觉得把一本书读个三五遍就是在浪费时间。这么一对比,以一种泛阅读方式点开那些漂亮封面上的诱导性标题,并以“一目十行”的效率,用不到两分钟时间完成一次阅读体验,似乎很是划算。可试问?这种“快餐式”网络阅读后,你还能记得些什么?

《平凡的世界》是我最爱的书目之一,我曾花费两个假期反复品读,每一章都细细地品味过了,还做了详实的阅读手记。这本书是中国当代文学的经典中的经典,和史铁生的《我与地坛》算是一样的级别。它记录的不仅是我们国家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的城乡社会生活现状,更刻画了普通人在大时代历史进程中所遇到的悲欢以及在痛苦的困境中坚韧不拔的精神。

小说里有这样一段话:生活不能等待别人来安排,要自己去争取和奋斗;而不论其结果是喜是悲,但可以慰藉的是,你总不枉在这世界上活了一场。这句话,足以给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努力奋斗的普通人的生命注入一股强大的力量。因为这段话实在是震撼人心,这段话静静地躺在我随身带着的读书笔记本中,偶然想起,就翻翻看看。但每次看到它,都是一种新的鼓舞。

当然,每个人的读书方法不尽相同。具有“文化昆仑”之称的钱钟书先生在牛津大学读书的时候,就总结出了三大读书笔记类型——重点标记式笔记、碎片思考式笔记、整理输出式笔记。前两种方法是最基础最容易的,后一种则是前两种的深化和思考。

当你读过一本书,为它做过一次笔记,哪怕记过书中的一句话,或者写过阅读时的心理感受,它都可能会在以后偶然翻起回看的瞬间让你的心灵豁然开朗,茅塞顿开。这些记录正是你曾读过一本书,甚至在读薄一本书的过程中收获的精神上的宝贵财富。读书方法到位了,读薄一本书,就显得更容易了。

尽管我不断地在浩瀚书海里选择、吸取,可当我回顾自己的阅读历史时,还是觉得很羞愧。在阅读过程中,我也渐渐明白,读书不应当只是完成一个数量的累计,而应当是用一生坚守的信仰。

很庆幸当初同桌的提醒,但更庆幸的是我能在大学时光里记录满一本又一本知识的精髓,在那一行行用自己的目光丈量过的文字中、一页页用自己的手指温暖过的纸张里建立起自己的阅读知识体系,在书堆中不断丰富自己独立的思想和人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