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21-0848/G

主办:大连民族大学

出版:《大连民族大学报》编辑部

主编:周禹辰

返回旧站

往期回顾
有故事的书

靠在积满灰尘的书桌上,盯着那本残破不堪的书看了很久,轻轻地拍走灰尘,翻开第一页,那句革命尚未成功……”又将我拉回回忆的思绪。

五岁的时候,奶奶跟我说皇帝的故事,我问奶奶皇帝是谁,她说看书就知道了。六岁的时候,爷爷跟我讲了革命的故事,我问爷爷革命是什么,孙中山是谁,蒋介石又是谁,他说长大了看书就知道了。接着爷爷嘴里细细念着: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立自由国民之革命,凡四十年……”当时我完全不知道爷爷在读些什么,眼里却充满了敬佩。

七岁那年我上一年级,爷爷在我书包里放了一本早已泛黄的书,书的纸张被缝衣的线参差不齐地缝着,看起来很不协调,翻页的时候似乎只需轻轻用力,整本书页便会洒落满地,封皮却早已不在,还是爷爷后来另用新纸包上的,因此直至今日我仍然不知道那本书名。我好几次悄悄把这本书拿出书包,可是又被爷爷放回来,他总说这本书很珍贵。虽然我当时根本看不懂,但却背了三年。

书里唯一让我感兴趣的就是爷爷口里常说的那几句话:革命尚未成功……再求之中国之自由平等,要我之民族,共同奋斗……”当时我并不知道这些话的涵义,更不知道缘由,但总是喜欢以一副老师的模样教小伙伴们读这些话,总是在老师面前炫耀我的宝典。那几年我因为这句话被老师夸奖了几回,也一直备受老师关注。为了能在老师同学们面前“抖料”,我便要爷爷每天晚上给我讲讲书里的故事。

爷爷说了打仗,说了马蹄山,说了地主,说了贫农富农,说了批斗大会……爷爷说了很多很多。每次说完一个故事,爷爷总不忘唱起一首歌,那首属于他们的歌。唱的时候他的头仰着天空,眼睛变得湿润,从那以后我似乎知道了这本书对爷爷的意义。我便更加爱惜它。

有一天中午放学,我突然发现书不见了。焦急完全掩盖了其他情绪,在一番侦查毫无着落之后哭着鼻子回家。深秋时节,路上的落叶散发着一股干燥、消亡的气味,这些使自己更坚信丢失的书再也找不回来了。回到家一番坦,看到爷爷焦急的模样我哭得更伤心,尽管爷爷没有多说什么,我还是觉得自己犯下了弥天大罪。下午去上课,我被老师叫到办公室,才知道是那本书落在教室里,老师怕丢就放到了办公室。她递书给我的时候说:“这本书讲了一则特别美妙的故事,你要好好保管你的宝典哟。

我知道它讲了一个很棒的故事,讲了爷爷的故事。从小我便知道了在我出生前一百多年发生的事、知道了现在我们的生活是多么的来之不易、更知道了其他伙伴不知道的很多人的故事。

直到落日的余晖洒到脸上我才瞬时醒了过来,看着眼前那本泛黄的书,那些模糊记忆在此刻渐渐得意拼接起来,属于这本书的故事也逐渐成型。

那是一则爱的故事,也是一则民族奋斗的故事,更是一则讲述历史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