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21-0848/G

主办:大连民族大学

出版:《大连民族大学报》编辑部

主编:周禹辰

返回旧站

往期回顾
群山回唱

我有两本名著。一本是胡塞尼的,一本是胡塞尼的。
 
记得《群山回唱》封底有这么一句评论:
 “
我下决心读《群山回唱》时不要流泪,但我刚看了20页就失败了。
 
我没有信,这种不信,直到读完20页就瓦解了。
 
如果你看过《追风筝的人》,那我想说,这就是它的豪华金装升级版。
《追风筝的人》着眼于一代人的背叛和救赎,《群山回响》则更有野心,它讲的是几代人的悲欢离合。
 
在阿富汗的小小村庄中,10岁的阿卜杜拉和3岁的妹妹帕丽经历了一场骨肉分离,因为贫穷,他们的父亲只能选择卖掉一个孩子。别离已经注定,苦难面前,连亲情也要让步。
 
当天,在荒凉的沙漠里,他为她捡到了一片最漂亮的羽毛。自此以后,每件事都会让我想起你
 
要说这本书最高明的地方,就是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作为旁观者而存在。
兄妹俩的故事,仅仅是一个引子。
其中穿针引线的舅舅纳比,也是我最喜欢的一个角色。他总是穿着那套绿色的西装,驱车来到沙德巴格村庄,他忠主,当然这些许有表面。但我喜欢他所有的想法以及他的自知和自制。
 
还有他们的父亲。他从小就爱讲故事,整个村庄的孩子们曾深深地仰赖过他,他说那棵老树下如果掉下五片正面朝上的叶子,愿望就会实现。他不是生来就默然颓唐,他只是不再意气风发了。大家都有过童年。
 
这本书不是个人的史诗,它是宏观的,所以我没法告诉你这是一个怎样的故事。
 
胡塞尼是美籍阿富汗人,这使得他身上有西方与东方的完美融合。对于心理的绘制,实在是细心且独到得让人啧啧称奇。
 
永远都能击中你最柔软的心肠。
 
介于《群山回响》是《追风筝的人》之后的产物,你能够察觉到作者的进步,提升。当然也难免看到互相的影子。两者共同的精彩之处,便是前半部分实在太过惊艳,有着断肠草般的魅力,也正因为此,后半部分则免不了黯淡几分。
 
胡塞尼的写作,是立志拂去阿富汗普通民众面孔的尘灰,这很伟大,也使得他很成功,但不论我多喜欢他,若他真打算以此贯彻他的整个写作生涯,未免有点可惜。
 
真正的才华是不受限的。
 
唯一遗憾的是此时此刻这本书不在我手边,有些细节不能娓娓道来,只能粗糙地以偏概全。比如姐妹之间微妙的敌对,比如丑陋的面容该如何立世,为了得到父爱的苦苦奋斗,和深恋一个非凡的人,不同的人……现今也只能看到些模糊的手影了。
 
哎,管他呢,反正我只萃取我想要的,余皆弃忘。
 
最后:我一遇见你,就知道我们不是同类,你和我,所以我想要的是一件不可能得到的东西。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在早晨一起散步,一起开车出门,我不会说有了这些我就满足了,可这总要好过不能和你在一起。我学会了在你身边苟且度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