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21-0848/G

主办:大连民族大学

出版:《大连民族大学报》编辑部

主编:周禹辰

返回旧站

往期回顾
与书相遇

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爱上读书的。

人生的前十八年里,书对于我来说一直都是一个神奇又充满魅力的存在。仿佛无形中有一座神祇,不断指引着我,注视着我,让我心生敬畏与爱慕,心甘情愿地沦陷在这光环中。

我从生来便极喜爱读书,这是妈妈告诉我的。她曾和我讲,在我尚未出世,还在她肚子里的时候,她为了解闷便经常找书来看,小说散文,杂志报纸,凡是印着字的东西都被她拿来读。想来我从小便爱书的习惯,多多少少受了些母亲的熏陶吧。

在我尚未认字的时候,妈妈就经常把我抱在怀中,一字一句地为我读着童话书中的故事。《三只小猪》《丑小鸭》《海的女儿》《睡美人》……这些耳熟能详的故事大多都是在那时听到的。书中那些彩色的插图,每次都让我眼睛一亮,欢喜的不得了。我从图案上的动作和神情去猜测书中的内容,竟然也能会意几分。

后来认字了,我便不要妈妈读,自己翻来看。很多时间,我都一个人坐在床头,把书放在膝盖上,一坐就是几个钟头。幼时的我通常都是一边读书一边大声念出来。有时还会模仿书中两个人物的对话,自己配上神情和语调,逗得家人咯咯笑。偶有不认识的字,妈妈便会帮我解答。后来她要我佩个字典,随念随查,不失为一个好习惯。

上了小学后,妈妈有空便常带我去市中心图书馆。那里是公开开放的,所有人都可以去,并且不收取一分费用。到现在我都十分清晰地记得那里的情境,耸入云天宽敞的大楼,阳光洒在宽阔的广场上,绿化带里植着说不上名字的好看的植物。有一面像用瓷片砌成的光滑的墙壁,上面贴满了小孩子的画作。一切都是那么美好,连吹过来的风里似乎都含着纸墨的香味。在偌大的图书馆里,我走过了一排又一排的书架,欣喜地想要尖叫。我左摸摸右碰碰,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么多书。我甚至可以听到心脏在胸腔里剧烈跳动发出的“砰砰”声。

我记得我在那儿读的第一个故事是关于小兔邦尼的。书中写到:小兔邦尼在草地上懒懒地晒着太阳,突然一阵风吹过,她骨碌骨碌地向草地另一方滚过。那感觉很奇妙,就像在云朵上打滚。我当时对这个画面十分好奇,在云朵上打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很多年后回想起这个片段,不禁发笑。那些从旧时光里散发出的童真和可爱,经过了数年的传递,现在回忆起让人仍觉得温馨与怀念。

我的《红楼梦》也是在那里读的。当时看的是简装版,只看了个囫囵吞枣,但是对里面的人物却记得一清二楚。那是本配图极美的书,我再也没见过比那刻画得更逼真的人物了。我记得有一幕:黛玉身披稠袄,穿着一身淡粉衣裙,在树下赏花。那配图中的黛玉微仰着头,一手裹紧了稠袄,一手向树枝伸去,欲抚摸那开在枝头的花苞。连表情都刻画得惟妙惟肖,远山似的黛眉,悲伤的神情就要从眉眼中溢出,我见犹怜。我还曾在纸上模仿书中的画像,企图描一幅出来,却怎么也画不出那书中的样子。

到了高中,我对书更加地迷恋。尽管学习日益繁忙,但我还是抽空找几本书来念。我很感谢我的妈妈,她从来不反对我读课外书。有时我们一起去书店,她会亲自帮我挑选课外读物。到了高三后期,我用报纸代替了书,每天中午都会到校门口买来一份报,趁着午休读完。阅读好似成了我生命中一件不可或缺的事情,我不能,也无法将它停止。

我爱书,逢见好书必买。我享受那种书页在指尖翻动的快感,也十分爱那新书开封时飘来的淡淡纸墨味。我越来越发现,读书可以让人静心,排除喧嚣和浮躁,投入到一个全新的世界。在那里你会发现自己变成了书中的主人公,去经历书中的事情,去体验丰富的情感,你在那个世界里不断地游走、磨炼,每一次合书都会有深深的不舍。

上了大学后,有了充足的时间。我特意买了个书架来安置那些我新买的宝贝,我把它们整整齐齐地、一本一本地摆正,连折了个角都要心疼好久。闲来无事,坐在椅子上,一个人欣赏。我一直觉得书都是有生命的,它们倾诉着一个个故事,诉说着一个个人生哲理。我没法不被它们吸引。

我想我会一直读下去。如果为这打个期限,我希望这个期限是永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