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21-0848/G

主办:大连民族大学

出版:《大连民族大学报》编辑部

主编:周禹辰

返回旧站

往期回顾
左书右网 各显其能

纸质书与电子书,孰优孰劣,学界很早就开始讨论了。我个人认为,二者谈不上谁优谁劣,应该说是各有千秋。

目前比较典型的说法就是电子书将取代纸质书。我认为从书籍载体的发展历史看,电子书取代纸质书非常有可能,只是这个过程会漫长一些。我们知道,在历史上书籍的载体是不断发展变化的。从早期的树叶、羊皮、青铜器、龟甲、兽骨、石头、竹木、布帛发展到纸张,又从纸张发展到现在的磁带、光盘、计算机、互联网等电子介质。其中,纸张的出现是一次巨大的革命,它大大降低了书写成本,方便了书籍的普及、流通与传播,加快了文明的进程。同样,电子介质的出现,也是一次伟大的革命,它在很大程度上使书籍摆脱了对纸张的依赖,改变了书籍的形态,缓解了由于书籍载体形式造成的知识积累、文明进步与人类生存危机之间的潜在矛盾,从而使书籍的高雅精神文明迈向了世俗与实用。比如一部《四库全书》,有36277册,印制一套纸质《四库全书》,那得砍掉多少树木,又有几人能收藏得起?如果印成电子版,有几张光盘就够了。所以,无论从环保角度,还是从普及知识的角度讲,电子书的出现都具有非同寻常的意义。

电子书与纸质书相比较,具有低碳、环保、节能、价格低、便于存储等优势,而且还具有信息量大、扩容速度快、生产周期短、检索方便,内容与生活同步等特点。这些优势和特点是纸质书无法比拟的。但是电子书也有许多不足之处。主要表现在容易导致视觉疲劳、信息杂乱、海量信息难以筛选、不适合精度阅读、不宜记录和学习、权威性不够等。尤其是网络新兴媒体的横空出世,在体现即时性、方便性、互动性等优势的同时,也深刻地暴露出它“过载”、“碎片化”、缺乏权威性等负面特性。“利用网络代替记忆……我们将面临被掏空大脑的风险。”(尼古拉斯·卡尔)美国著名影评家大卫·丹比曾痛感信息社会瞬息万变给人们带来的负面影响:他发现自己已经不再是一个读者,而变成了一个只读新闻、时事书籍以及各种各样的杂文的读者,变成了一个拥有信息但没有知识,拥有观点却没有原则,拥有本能却没有信念的人。痛定思痛之后,他在48岁时返回母校哥伦比亚大学选修“文学人文”与“当代文明”的课程,重读西方经典。所以,电子书要取代纸质书还有一段相当长的路要走。

那么,在当下电子书与纸质书并行不悖的前提下,我们该如何选择呢?

我个人的体会是:左书右网,让其各显其能。若要精读,选择纸质书比较好些,;若想检索,电子书更便捷些,但是不管选择何种阅读方式,关键是你必须成为一个具有独立思考、批判精神,不依附于前人古人,不盲从于社会,不为时髦所动的人。这样,身处娱乐化时代,你就不会走失方向,而成为一个真正的读书人。

(作者为学报编辑部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