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21-0848/G

主办:大连民族大学

出版:《大连民族大学报》编辑部

主编:周禹辰

返回旧站

往期回顾
青春的定力

几年前,在日本考察时见到的一幕至今仍然记忆犹新。一位头发花白的长者端坐在路边的长椅上,专注地翻阅着一本书,眼前过往的行人川流不息,但他似乎不受任何打扰,没有抬头看任何人,也没有人注意他。与他为伴的是一本书、一副拐杖和一个水杯。静与动构成了一道风景,风景中最美的是他满眼的专注。在那一刻,我感受到了一个词的魅力——定力。若干年后,这个词已经在心中逐渐生根发芽,并且焕发出一种成长的力量。

佛家有“戒、定、慧”三学,戒即戒律、定即禅定、慧即智慧,修行者必须“依戒资定、依定发慧、依慧断惑”,方可“显发真理、成正等觉”。三学之中,“定”居中,是佛法之中枢,是其灵魂之所在,更是青年人应追寻的品质和人格。阅书千卷,如心不定,也是过眼云烟,来于繁杂,逝于浩渺。阅读和实践所得犹如点点水滴,是天地和人性之精华,如不积聚成流,任其散落,难成智慧。涓涓细流,虽很平常,但具有孕育大江大河的可能,具有生发成智慧的基本条件。只有拥有定力,才可能不怕困难,潜心思索,直至打开智慧之门。只有拥有这样的智慧,才能面对纷杂不为假象所迷惑,面对名利不会为诱惑而动心。耐得住寂寞,经得起挫折,追寻真理的道路上才会愈发光明。

说起定力,古有悬梁刺股,凿壁求光的经典,更有达摩面壁,玄奘西游的传奇。在如今资讯纷杂的时代,科技在推进文明的同时,也在滋生着诱惑,奋斗在积累财富的同时,也在消蚀着正义。技术在进步,资料在增多,条件在改善,但追求正义、探索真理的道路上却少了最为宝贵的定力。曾几何时,手机已经悄然地夺去了你读书的愿望,让你在课堂上、在图书馆中、在实验室中多了一份牵挂,甚或成为生活中的一个依赖,一种调剂,深陷其中不得自拔。曾几何时,各种各样的资讯、图书打着经典的口号成为阅读大餐,三餐更替,填饱了皮囊,但鲜有智慧的生发。

定力,源于信仰,是追求目标过程中的主观能动,也是追求过程中的一种客观选择。生命是有周期的,但追求信仰的道路是无周期可言的。踏上这条路,就必须轻装上阵,就必须有所舍弃,负重越多就越难走远。做的事情越少,意念就会越专注,才会有心无旁骛的可能。人谓之当下是“信仰真空的时代”,究其言、问其实,是用所谓的“形式”和“规则”取代了“道德”,用所谓的“幸福”和“成功”取代了对“真理”的追求。

青年人的定力,要从阅读开始,而阅读要从真正的经典开始。能够源远流长称得上经典的有三种可能:一谓共识,二谓精华,三谓争鸣。历史因共识形成主流,因精华催生智慧,因争鸣促进思考,任取三者之一均有意义,但都需要定力的支持。几年前,自己曾写过一篇小文章“阅读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今天仍是这样的感受。2015年3月,俞敏洪在东南大学的一次演讲中说,他三个多月时间读了60本书,做了三万字的读书笔记。他认为,只有书中的思想才能够引导自己走向未来。我赞同他对阅读的认识,也羡慕他阅读的能力,但更敬佩的是他坚持阅读的定力。中国是一个读书的国度,向以书香门第为荣。现在,我们真的应该反思,还有多少真正的书香门第,我们的校园还是不是书香校园。俞敏洪值得国人思考的不仅是他创业的成功,而是他对阅读的尊重和执着。

菁菁校园,草木繁茂,朝气勃发。每一位青年人一定要懂得坚守正义与理想,求知求学,持之以恒、自信坦然,是可谓青春的定力。

(作者为学校办公室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