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21-0848/G

主办:大连民族大学

出版:《大连民族大学报》编辑部

主编:周禹辰

返回旧站

往期回顾
小桥流水人家

“水乡小巷多,人家尽枕河”,双脚一踏上周庄的青石小径,看着轩窗飞檐红灯笼间的一线之天,恍惚间我觉得,这是穿越回明清年间了吧。江南如画,周庄如梦,依河成街,街桥相连,临水楼阁,绿影婆娑。乌篷小船里头戴斗笠穿着蓝布衣裳的船娘,吟着吴侬小调摇水而过。

“张艺谋的《摇啊摇,摇到外婆桥》的影片‘外婆桥’就是这个双桥……”游走到双桥时,恰巧听到一旁的导游讲解着。世德桥和永安桥此谓双桥,桥面一横一竖,桥洞一方一圆,神似古时钥匙,便又被当地人称为钥匙桥。我踱桥而下,从远处再次望向双桥,《故乡的回忆》映入脑海,陈逸飞的那副成名油画我是看过的,置身其间,别样的感觉,我终于知晓了这儿时的回忆为何让陈先生念念不忘。

朦朦胧的阴雨天,不知是恰巧如此还是时常这般。我漫步于石板街,柔柔的湿气仿佛氤氲着水墨的香,拂鼻而过,阿婆们坐着小藤椅在街边绣着什么,时不时抬首一笑,眉眼里盛着柔与慢,仿佛时间静止了一般,一切都被绣在那绸缎之上,任你欣赏。走着走着,嗅到一阵酒的醇香,我禁不住走上前抿了一口当地的米酒,唇齿难忘。糯糯的青团、甜而不腻的海棠糕、皮薄馅嫩的三味汤圆、香气浓郁的酒酿饼……一路吃下来,肚子早已涨得很,却还是难以拒绝周庄的这些小吃。

回到古色古香、竹木排排的客栈里洗个舒服的澡出来,到一家酒楼里落座,带着满脸笑意的热情阿婆给我们沏一壶阿婆茶,讲起了有关于周庄的往事。我们吃着清香的阿婆茶,点了“万三家宴”,听着、想着、看着有关于周庄的一切,心早已醉在了这碟碗之间。

沈万三是当时的江南巨富,都说钱让他富甲天下,钱也让他命归黄泉。相传明朝初年因朱元璋的妒忌使他饮恨云南,尸骨最后运回周庄埋在了银子浜下,便是今日所见的沈万三水冢。而很多的周庄美食也都冠以了“万三”之名,比如“万三糕”、“万三蹄”。相传“万三蹄”是有一次朱元璋到沈万三家做客,指着桌上的猪蹄问万三这是什么菜,心想他只要说出“猪”字就治罪于他,结果万三聪颖答曰“万三蹄”并用“骨刀”切蹄化解了危机,“万三蹄”由此得名。

从酒楼出来已是暮色四沉,夜游周庄,看周庄以水为床就睡在那悠悠水上,似含羞的少女,美得朦胧迷幻,不含一丁点儿杂质。周庄的夜,轻易就能让人生出幻觉,悠悠然仿佛能感到时间在游走,感到水巷深处哪家屋门轻启,走出一位苍鬓老者或纤秀女子。夜里的小桥流水人家不同于白天,静谧里多了一份神秘,让人想去一探究竟。路过一家画坊,一位花白胡子的阿伯手握毛笔专心地低头作画,门口一只大黄狗舒服地卧在青石板上,徐徐地摇着尾巴,扇走打扰它酣睡的蚊子,我多想坐在它旁边摸着它小憩一会儿啊……

全福晓钟、指归春望、钵亭夕照、蚬江渔唱、南湖秋月、庄田落雁、急水扬帆、东庄积雪,这八景隐藏在周庄的四季里,挑一个别样的季节,我一定还会再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