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21-0848/G

主办:大连民族大学

出版:《大连民族大学报》编辑部

主编:周禹辰

返回旧站

往期回顾
花田锦事

轻语浸透了寒冬,融开了碧波,微风悄悄地漫过,卷走残云。洒下了一抹阳光,坠落的却是花田锦事。

晨雾纷繁地点缀于嫩气茵茵的绿萝之上,浮光闪动着,水珠灵动,欲落未落。老吴已呆笨地蹲在篱落的花田田埂上,身体悬空,一只手重重地杵在土壤上,另一手娴熟地挥动着锄头,整理、翻动着田里过了一冬的泥土,还有上个秋天遗留下来的残叶。灼热的烟头散着缕缕青烟,随叮叮当当的金属、碎石碰击声回荡于富有生命律动的春天中。

蛙声灵越地跳动在桑树的枝头叶稍,鱼群肆意地在凉亭的阴萌下游动。积蓄了一个春天的纤柔温暖之后,万物蓬勃地生长着,或沿裂缝生长,或沿夹缝而存。事物本就有属于自己的立世之道,或睿智得哲学,或冷静得理性,也都殊途同归。

老吴早已换下了笨重的外套,跛着不幸的右脚,整理着泛白的蓝色的衬衣领,径直地从闲庭向花田稳步地踱去。

一春过去,昔日荒凉的花田已焕然一新,罗妃竹摇曳着翠绿的幼叶,抚摸着桐茶的碧梗。对此,紫蔷薇当然难以释怀,顺势便将修长的长腿缠在桐茶的细腰上,一时,天昏地暗,难分伯仲。

老吴欣然地看着这一幕,当然也不忘去看那丛与亡妻一起种下的紫鸢,虽说这并不是紫鸢盛开的季节,但墨绿的叶腕背后定少不了他日的姹紫嫣红。老吴没有继续往前走,整理着紫鸢的脉脉叶叶,顺势便坐在了旁边的青石之上,静待花开。

成熟的麦穗低下了高傲的头颅。铅华过后,能永驻心头的也许才最珍贵,让人难以割舍吧!

秋来了,夏想必也走远了。紫鸢终究是开了,依然缤纷、繁茂、美丽,楚楚怡人。今天,老吴穿了最正式的盛装,铮亮的皮鞋踏在泥泞的小径上,缓缓地走向前去。青春的美好终将会在记忆里跌跌撞撞地消散,偶又忆起。

四季与自然交错更迭,冬也终会到来。顶着银色的鬓发,老吴又一次给花田覆上了保温膜。他知道,长冬过后,花田里的锦事终将会到来。即使他只能为这花田覆上最后一层薄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