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21-0848/G

主办:大连民族大学

出版:《大连民族大学报》编辑部

主编:周禹辰

返回旧站

往期回顾
寄往春天的信笺

友:

有些日子没有联络,近来一切可好?虽然我们的联系未曾中断,彼此的现状也都互相了解,可总还是忍不住会挂念,你那瘦弱的身躯是否还能适应阔别四年的家乡干冷的气候?

初春,乍暖还寒的季节,大连的风还夹杂着熟悉的潮湿,徘徊在十度的温度迫使我偶尔不得不裹上冬日厚重的棉絮,若不是那日偶然瞥见图书馆前一朵朵玉兰花含苞吐蕊,我竟未察觉春天已经悄然而至。我没有告诉你在看见玉兰优雅的身姿时我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原来又是一年春来,自去年六月一别,我们已是十月未见。

这是我看见的民院的第五载花开,这是我见证的民大的第一个春天!

学校更名的喜讯我早已与你分享,你可知,那天参加完更名大会走出会场的时候,我觉得看见的树是笑着的,草是笑着的,枝头高歌的喜鹊是笑着的。抚摸着胸前别着的徽章,心里透着一股说不出来的美。每天上下班,经过学校大门,看着“大连民族大学”这六个大字,我多想你也在这里。

咱们毕业后的那个暑假,学校翻修了几座楼,以前的砖路、水泥路、还有咱们公寓楼旁边的小广场也都铺上了柏油,阳光英语广场的那块大石头被挪到了十一号公寓楼东侧的空地上。清明节前后图书馆、一教、二教前新栽种了几排树,树都还没有吐芽儿,我认不出是什么品种。学校里看似没有太大的变化,可我总是觉得哪里不一样了。

那天我去大学生活动中心送材料,在里边兜兜转转了三五圈才找到团委办公室,除了我们都熟悉的那间活动室,其他的办公室都被重新翻修、间隔。突然就心生一种失落,想当初,这个学校里有哪个地方是我们闭着眼睛找不到的?

更可笑的是有一次我竟然找不到综合楼!只能硬着头皮问门卫大爷:“大爷,综B从哪儿上去?”大爷笑呵呵地拉开值班室的小窗户,“你都呆了这么长时间还找不着呢?”

“哎呀,太长时间不往这边跑了,冷不丁有点懵。”

“你毕业啦?”

“嗯,去年毕业了”

“我说这团长怎么干着干着见不着了呢。你叫李婷婷是不?”

“大爷,我叫李舒婷。”

“奥。综B从那儿上去,往右拐……”

你看,我们的青春在老人深陷的眼窝里也曾是一道风景呢。不奢望被记住,但这偶然地想起足以温暖我前行的脚步。

我们的大学时代真的是过去了,可能因为未曾走远,所以就总想着还能再抓住点儿什么。走在上下课的人流中,常常能看到熟悉的背影,像极了我们同学中的某一个。偶尔似乎还能听见身后有熟悉的声音传来,在一声声叫着我的名字。我从来不回头,假装没听见,我等着,说不定某一天你从后边追上来,像当年一样猛地拍一下我的肩膀……

天气预报说这两天冷空气南下,记得多添点衣裳。就写到这儿吧,如果哪一天你也突然想念我,也请写一封信给我。

祝君:

一切安好!

友:舒婷

2015年4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