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21-0848/G

主办:大连民族大学

出版:《大连民族大学报》编辑部

主编:周禹辰

返回旧站

往期回顾
活着

这小小星球上的你我他们,从有思考能力的那一天为止,都问过自己: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究竟是为了什么?在这世上走一遭,无论是活着还是死,都是一件无比辛苦的事。有人认为活着过于艰难选择死亡,有人甚至觉得连死亡这种摆脱现实的方式都不足矣,于是咽下苦涩,继续活下去,为活着本身而活着。

余华的《活着》讲述了在大时代的背景下,随着国共内战、三反五反、大跃进、文化大革命等社会变革,徐福贵的人生不断发生转折,最后失去所有的亲人,只剩下一条老黄牛与自己相依为命的故事。全书以福贵的人生经历为主线,按时间顺序纵向讲述,给人带来最强烈的感受。

福贵世代本为地主,他是名副其实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大少爷,正因如此,他从小娇贵,下马车时要把佣人的后背当作台阶,如果没有马车也是双脚不沾黄土地让佣人背着。祖祖辈辈留下来的家产足够他一辈子锦衣玉食,可是他嗜赌成性、挥霍无度,最后在一夜之间将自己的家产输个精光,亲手毁掉了自己拥有的一切。

少年去游荡,中年想掘藏,老年做和尚。从大少爷变成穷光蛋,气死了父亲,母亲也被气病,福贵的媳妇家珍含着怒气回了娘家,而这些都是福贵自己直接造成的。媳妇家珍放不下夫妻恩情,带着女儿凤霞和儿子有庆与福贵团聚,可谁想,动荡时期福贵被国民党拉去做壮丁,一去就是几载春秋。后来,“打土豪,分田地”,福贵仅有的一点土地也被没收。

母亲去世、女儿因病失声,这对福贵来说虽然无比痛苦,但是并没有将他击垮,直到儿子有庆的突然逝去。为抢救临盆而大出血的县长妻子,学校组织学生献血,瘦小的有庆被抽干了全身的血,县长有权有势,有庆的命在他们面前一文不值。福贵背着家珍将有庆埋了起来,“有庆躺在坑里,越看越小,不像是活了十三年,倒像是家珍才把他生出来,我用手把土盖上去,把小石子都捡起来,我怕石子硌得他身体疼。”有庆死后,家珍经受不住打击导致神情恍惚,福贵的人生弥漫着无法言说的悲凉,全书也迎来了高潮部分。由于医院里没有专业的接生大夫,女儿凤霞生产时大出血去世,留下一个孩子,福贵取名为“苦根”。随后,家珍病死床榻,而苦根由于长期吃不饱饭突然一次性吃多撑死了。从此,便只有福贵和老黄牛相依为命。

掩书泪目。身处于那个旧社会,或许福贵只是千万人的缩影。起初,他们活着为了吃饱饭,后来,他们对生活失去希望,为了活着而活着。不允许发泄,不允许反抗,唯有忍受,唯有接受命运对他们的态度、生命对他们的考量。

在福贵面前,我们的苦难算不上苦难,“活着”瞬间变成了一个更加神圣而不可估量的词。它所延伸出来的,是生命赐予我们的一切,不管经历多少苦难,都应当有勇气去面对。活着固然艰难,但是正因为它的艰难,才具有活着的意义。没有比活着更艰难的事,当然,也没有比活着更美好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