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21-0848/G

主办:大连民族大学

出版:《大连民族大学报》编辑部

主编:周禹辰

返回旧站

往期回顾
趋光动物

正是一年辞旧迎新时。

你手里捏着被汗微微浸湿的火车票,蹲坐在候车大厅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熟悉的经历告诉你,此程绝不会舒适。你是一个趋光动物,尽管背离家乡经历周年的风雨沉浮,却依旧向往点亮红色灯笼等着你归去的家。那样微弱的光芒在无尽的黑暗中指引你心灵的方向。

你总是要回去的。

辗转在拥挤的春运火车上,空气污浊,人声嘈杂。你把头倚在车窗上,有些眩晕,强迫自己进入梦乡。暮色的笼罩下,火车铁轨连接的是两个无比熟悉的地方。梦醒时分,你已坐在家中年夜饭的饭桌旁。

大年三十吃罢饺子,年味散了一半,待到初二初三走遍亲朋好友,节日大概使算是过完了。离家的火车票,总是和回家的一同买好。初十,你被父母送上火车,也被送回了那个你要羁旅许久的繁华城市。你是趋光动物,为了生计与温饱,也不得不背光飞行,飞回那个不属于你的地方。

拖着行李走出车站,你站在人满为患的车站场,心里却感觉空落落的。这里空气的质量明显不如家乡的那个小城镇。望着灰蒙蒙的天气,熟悉的乏力感又涌上心头。好不容易挤上地铁,才想起打电话报平安,可是,话没说两句,泪却先濡湿了眼眸,只好匆匆挂断。许久之后平复了心情,才敢重新打回去,只是借口说着信号不好。父亲的声音安静而沉毅有力:“我知道,我知道,你要照顾好自己。”挂断电话,你的泪水终于夺眶。人群里你不敢哭出声音,眼泪却告诉你,你是趋光动物,思念闪着光,让爱穿越时空传递。

重新回到那个几平米的合租小屋,你重新开始了新一年的奔波。朝五晚九,觉总是睡不够,班总是加不完。速溶的咖啡,一杯接连一杯。你总想喊累,可最后也只是轻轻抚摸着桌上的照片,低下早已酸痛的头颈。就像这都市里平凡众生一样,你为自己的前途与理想奔忙,那就像是你生命中新升起的光芒。你是趋光动物,不只为爱奔波,还有理想。曾为理想奋斗过,才不枉走过一场。

春天过去,夏天的雨,秋日暖阳,冬雪如玉。日子在天蒙蒙亮时便开始,又在漆漆然中岑寂。你喜欢开着灯睡觉,那是从小养成的习惯。儿时,母亲总是在你睡前点亮床头的小灯,又在你入眠后悄悄关闭。现在的你总能在梦里看到母亲的笑脸,可被闹钟惊醒时,只有灯依旧亮着,孤零零的光从那一只小灯泡中发射出来,温暖着黯淡的黎明。母亲不在身边,可是她在你的回忆中发着光,梦中的她,熠熠生辉。你是趋光动物,现实拦不住你在梦里追随温暖的曾经。

终于有一天,你真的倦了,撑不下去了。打开手机的万年历,数着日子。你发现,近了,近了,终于要来了。那个特别的叫做回家的日子越来越近了。煎熬,煎熬,终于真的来了!你是趋光动物,熟悉的方向的地平线,再度升起微光。

又是一年辞旧迎新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