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21-0848/G

主办:大连民族大学

出版:《大连民族大学报》编辑部

主编:周禹辰

返回旧站

往期回顾
寻音

起身,撩开朦胧的雾帘;寻着朝阳轻轻镌刻过的痕印,并不在意着脚下湿润的冰凉,迟缓地吐着白气,小心翼翼地溜过大堂。恰,扣上了东苑的庭门,转身,北塔钟音便迎面而来。

与这幽微的钟音应说早已神交已久。在这小城里小住了十年,大宏寺离我的居处不过也就几亩方塘,日渐地,这钟音便也融进了我的琐碎日常。早音起身出门,晚音带月归家,冬春秋夏,日子也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无声无息,就默默地存在着,此前也没想过去打扰对方,只是忽然有一天,这钟音就如那曝晒了灼光的晨雾,消散了。没有刻意细数时光,并不代表着对生活不曾热爱,只是潺潺地流光已能很好地冲荡浮世清欢,并不需庸人自扰地叨扰。

一时间,此种感受是不可用“焦急”“失落”来概述的。对这佛寺里的一切我是心存敬意的,所以用那些调调去概述的话,难免就落俗了。此刻,我只想用实际行动去落实我对这音的情愫,我要去寻觅那钟音,对,寻音。

开始行动时,窗外的暗夜正在向前走动。再次附上庭门时,不知怎样,暗夜已消,日泄流光。我开始去穿越那几亩方塘,路是鹅卵石铺的小路,行道树是应景的垂柳,期间也夹杂着几枚三角状的松柏;池水不是很清澈,长歪了的几株柳树,有零散的枝叶插进了平静地水面,近岸的水面覆上了疏朗的草木倒影。不甚稠密地薄雾渗进几丝阳光,打在了戏水的野鸭子的丰昳羽翼上,寂寥的方塘上也算添上了几分生趣。

穿过铁树守护着的九曲钢桥,清晨幽幽的凉风扫过,稠密的竹林间飘零的残叶,早已静静地趟在了方园的最后一段幽径上。我不忍叨扰这份静谧,便匆匆离去。

朱红色的院墙慢慢随远方的云朵逼近,而香炉房里刺激的烟熏却早已跌于鼻间,接踵而至的是韵律有秩的木鱼声,嗡鸣的禅音提醒着我——寻的音不远了。

继续不假思索地沿着院墙走着,转角即是寺院大门,望见双狮立于门外的石台时,巍巍的塔顶便也若隐若现了。一只脚正提起欲迈向苍白的一阶石梯时,那寻觅了许久的音便到了,绵延醇厚似酒,清脆悦耳似瑟,潺潺涌动,最似还是那逝水流年!

我们一直在寻觅,寻香问风,寻梅问雪,寻自然问四季;只是不知步履之下早已亦踏过一程泥泞,一更荒芜,一路繁花,一段芳华。从未问过自己欣然接受否,都市里,灯火太亮,已经不习惯看星星的移动和潮汐的涨落,晨雾朦胧,暗夜中我们寻觅的只不过是别人落下的影子,烟火散下的尘埃。

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唯企盼来日可如此音,如退院僧,焚香扫地,晏坐终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