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21-0848/G

主办:大连民族大学

出版:《大连民族大学报》编辑部

主编:周禹辰

返回旧站

往期回顾
把生命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

清晨,起床,涂上色彩明媚的口红,带上单反,去逛逛南锣鼓巷。

清早的南锣鼓巷有着一种古朴沉静的味道。巷子里游客稀少,漫步在小巷里,心情不由变得宁静平和。一旁吹糖人的老大爷坐在小马扎上悠闲地眯着眼,享受着恰到好处的阳光。巷两旁的店铺刚刚开张,老板开始攀谈起来,整个巷子瞬时像是活了。这个时候的南锣鼓巷像是过去的普普通通的一个老胡同,装着地地道道的北京人,讲着地地道道的京片子。

在巷内漫步,走进一家古玩店,民国小罐,粉盒,佛珠蜜蜡……货架上琳琅满目。买下一支银簪,精心包好,又有点埋怨自己,今日出门要是穿上一件旗袍,或许就不用再让它待在狭小的包装袋里。

拐进一旁的菊儿胡同,尝尝这里很有名的卤肉饭,再搭配一小碗蛋花汤。卤肉刚好入味,酱香不浓不腻,像台剧阿嬷端出来的便当,有着妈妈的味道。对着它们定焦,摁下快门。拍照对我来说有种难以言说的诱惑力。眼前的美好定格在相机里,哪天翻出来再看,体味的心情又或许不同。记忆会经过岁月的洗礼而变迁,独有照片展现它们具有的内在真实。

步出南锣鼓巷,转向后海,去探访宋庆龄故居。园内有上百年的西府海棠和老石榴桩景,阳光透过架子上的紫葡萄藤,光影斑驳。湖泊四周柳树环绕,奇石嶙峋。不由猜想,宋庆龄先生当年在处理政务后,望向这样的景致,是否也会像今日的游客一般,不知不觉间解了烦忧?走到先生的纪念馆,看看先生过去的光辉岁月,隔着时光,体味与中山先生风雨同舟、领导军民抗日的传奇。

走出故居,乘上观光的小车,在孔乙己饭店处歇脚。饭店招牌是鲁迅先生在文中提过的茴香豆。茴香豆甜中带咸,用小酒坛装着,风趣别致。又点上油焖笋,东坡肉,再叫上一壶黄梅酒。捻起一颗豆,呷下一口黄梅酒,突然也好奇起来,这“茴”字的四种写法都是什么。墙面上是尽是些三味书屋和孔乙己之类的介绍,配上插画,雅致中别有韵味。

傍晚回来住处,拿起画笔,蘸上油彩,画一具生动的脸谱,大红与大黑色相互交映,色彩碰撞出内心的情感,喜怒嗔痴,呈现人间百味。旁边有母亲在教稚童写毛笔字,仿颜真卿的多宝塔碑。孩童握笔尚不稳就要临摹大家字帖,觉得好笑,看二人其乐融融又从心里感到温暖。

睡前读些刊物,打发时间。整理衣物,打算明日启程,去苏州会会旧友,看一看小桥流水又是怎样的一番景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