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21-0848/G

主办:大连民族大学

出版:《大连民族大学报》编辑部

主编:周禹辰

返回旧站

往期回顾
胡同深处

 那是一幢古老的居民楼,低矮的房屋,土坯的墙,模糊到看不清颜色的窗户,屋顶上砌着一片片残破的瓦。它坐落在一个不起眼的胡同里,仿佛上个世纪就矗立在那,安静地,悄无声息地存在着。

我是在秋日里的一个午后发现它的。彼时我正打算参加朋友的一个聚会,跟着导航寻来寻去,没想到却误打误撞地闯入了这里。

刚下过一场雨的路面还有些湿滑,晶莹剔透的水珠沿着老屋檐上黛色的瓦接连地滴落在地上,发出一串串哒哒哒的声音,更添了几分秋日的寂寥。

仿佛有一道魔法降临,自我踏入这个小同的第一步起,外界嘈杂的声音便被隔在了耳外,只剩下轻柔不断的雨珠声。让我联想到雾气缥缈的烟雨中,一个披着青纱的女子乘着小舟从远处驶来,优哉游哉地弹着一首动人的小调。我竟听得有些痴了。

没有了耳边的喧嚣和吵闹,心倒是更容易沉静下来。我如同一个刚学步的孩童,怀着一份好奇,一份兴奋,小心翼翼地向胡同深处走去。

最先看到的是一只猫。它正躺在窗外的栅栏里,眯着眼睛惬意地晒着太阳。深秋的天气已然带着逼人的寒气,像这样暖暖的好时光实属难得。我从它身边经过,它抬起头,我便撞上了一双湖绿色的眼眸。不过,很快它又重新打起了瞌睡,好像并没有打算理会我这个外来者的意思。

我继续向前走去。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正在擦拭着一双皮鞋。他的正前方摆着一个用纸盒做成的牌子,上面用朱漆写着擦鞋两个大字。身边简单地摆放着两个盒子,里面装满了抹布,鞋油,刷子等物品。除了儿时,如今已经鲜少见到这种场景了。老人一直安静地坐在那里,夕阳把他瘦弱却挺拔的身影投射在墙上,留下一串长长的阴影。他的脸上,神情庄严又肃穆,仿佛处在神圣而不可侵犯的仪式中。

再往里走,便可以听到一串孩童的笑声。暖暖的阳光下,一群扎着羊角辫的孩子们正在玩耍。几个女孩子唱着歌谣,熟练地跳着皮筋。男孩子在距她们不远的地方盘腿坐在地上,摊开扑克牌,做起了游戏。稍微小一点的孩子们就站在旁边,看着哥哥姐姐们玩,偶尔过去捣一下乱,再调皮地跑回来。其中有一个女孩子的目光正和我的目光撞上,她冲我羞涩的一笑,便快速跑开了。

我安静地站在一边,看着他们奔跑雀跃的身影,不禁想起了我自己小时候的事情。

那是个没有手机,没有电脑,互联网尚不发达的时代。那时候,如果我们想联系谁,便跑去敲他家的门。放学后,孩子们三五成群地地聚在一起,捉水牛,捉蛐蛐儿,扔沙袋,在绿茵茵的草坪上打滚,用彩色的粉笔在水泥地上画格子,直到弄得满身泥泞才回家。每个人的心里都是满足的。

我再想往里走,口袋里的手机却响了起来。朋友的催促让我不得不转身。离开前,我再次回头深深地望了一眼这个胡同,心里说,再见。再见了。

聚会上,大人们举起酒杯,高声谈论着事业上的进展,小孩子们一个个低着头目不转睛地玩弄着手机,偶尔谈论几句,也都是游戏的进度问题。我望着眼前的景象,突然又开始怀念那个胡同了,那个隐藏的,深深的,几乎让人难以发觉的胡同,让我如此眷恋,大抵是唤起了心底渴望已久的那一份朴实的安宁与美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