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21-0848/G

主办:大连民族大学

出版:《大连民族大学报》编辑部

主编:周禹辰

返回旧站

往期回顾
我在海峡对岸看风景

偶尔会有这种无助的感觉。看到的世界越大,就越是感受到自己的渺小,尤其是在陌生的环境里。

我在哈尔滨漫天飞雪的拥簇下乘上了飞机,三个小时后,和潮湿的细雨一起,降落在台湾的土地上——这个一直出现在我梦里的地方。

拖着行李箱,一路颠簸,终于到了学校。路上见到很多有趣的东西,商店牌上的繁体字,无论男女都带着的软软语气、甜甜的食物、潮湿的空气、阴晴不定的天空。抵达台湾的第一天,我果然和预想中的一样,失眠了。

就这样在床上翻来覆去,一边兴奋着,一边忐忑着,静待天明。看着窗外高山的剪影,不知什么时候才沉沉睡去。

清晨,还没睁眼,我就知道阳光已经漫上了我的床,窗外鸟叫的声音连成分辨不清的一片,发动机的声音,还有此起彼伏的狗吠声。我就在这样温暖的阳光下和大自然的声音里,从床上爬了起来。

完成报到,和新朋友见面,又和大陆朋友骑着自行车在校园里闲逛。值得一提的是校园里随处可见的大狗,个个看起来都温驯可人。它们没有主人,这学校就是它们的家,仅有一个“嗷呜”爱狗社,专门照顾这些狗狗。

不知不觉天色就暗下来了,阴沉沉的,但云层里还透出柔和的光,这种光线我在城市里很少见到,像极了某个自然派画家在调色盘里精心配制出的颜色,美得让人不敢相信它是真的。学校大得可怕,我决定在晚上练习自行车,顺便熟悉校园。

走出公寓大门,第一眼就看得见覆盖着绿色的高山。这山真是高,隐约能见到白色的云绕在山的上方,像融化的雪,模糊了山跟天空之间的界限。于是我就这样一边看着地图,一边骑着车慢慢地绕着校园,走走停停,直到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路灯昏黄,我感到倦怠,决定骑回宿舍,但是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一边骑车,一边开小差。

车子骑进一条偏僻的小路,两面都是空旷的草地,空无一人,路灯也少了。我小小地担心,便加快了车速。耳边突然传来了凶狠的狗吠声,好像响雷在我的耳边爆炸开,心狂抖了,车子和心一起猛地摇晃起来,在慌乱中回头看,只见三条黑色的大狗追着我的车子狂叫。其实这个时候的正确做法,是赶快停下车来。六神无主的我哪里顾得上这些,便开始猛蹬自行车,简直快飞起来了。心脏狂跳着,不知过了多久,回头,发现追着我跑的狗儿已经不见了踪影,才松了一口气,把车停了下来。

那天以后,每次在学校里看见狗,我就不由自主地绕行。当有人凑上前去夸赞狗的温顺时,我便在心里嘀嘀咕咕了。便利店里,林荫小路中,自行车道上,餐厅门口,甚至下雨时的学生公寓里,都有狗自由自在的身影。一次上课,我发现教室里的地板上睡了两只狗,吓得惊叫起来。一位华文系的老师却在课堂上亲切地叫出了来教室“蹭课”的狗狗的名字,还对狗狗开玩笑似的说,“你又来上课了呀,欢迎!”上课时认识的同学,对我聊起对狗的喜爱,并惊讶于大陆北方的“狗肉馆”,“狗狗是朋友啊,多么忠诚呀,你不要怕!它有温顺的时候,也有会发脾气的时候呀,不管怎么说它们都是学校的成员,所以你要喜欢它们喔!”

这些都渐渐地削减了我对“黑狗”的敌意。这些平时很可爱的狗狗,偶尔会有“发疯”追车的时候,它们有时讨人爱,有时却又让人觉得可怕就像那句快说烂的谚语,“正如一个硬币的两面,所有事情都有两面性。”

突然觉得,台湾,和大陆同根同源,它是大陆人向往的“宝岛”,风光无限,吸引了无数的人,牵挂了无数的心。互相理解、包容,让两岸的距离越来越小,走出共同的未来。希望台湾能够早早回到它温暖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