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21-0848/G

主办:大连民族大学

出版:《大连民族大学报》编辑部

主编:周禹辰

返回旧站

往期回顾
悠悠那乡情

在我离别的时候,总有一双眼眸消失在山的尽头,将我深情挽留。

当我再次回到这里,不管过了多久,也会有一双眼眸伴着蔚蓝的天空沉入我的梦中。

生活在这个陌生城市里,有些时候,当我在喧闹的街道上散步,一边数着自己的步子一边躲闪着身边带着一阵风掠过的车,思绪却渐渐地随着脚下延伸的白线飘向了远方,飘到了那个似乎不近,却也不远,名叫故乡的地方。我好像长了翅膀,飞到了故乡的天空上,又好像变成了一尾鱼,在故乡淙淙流淌的小河里,流到了远山深处,流到我们想念的人的身边,变成一杯热水,被他们握在手掌里,给他们哪怕是很微弱的温暖。

在那个小村落曾发生过让我感动的故事,那些埋藏在我灵魂深处的温暖记忆。

每到假期,乘车驶在回乡的路上,我最喜欢靠在窗边想象回家后的场景,车站前的那棵老杨树是否还伫立在那里,爸爸妈妈和哥哥会准备什么菜欢迎我的归来。望着四十五度上空游走的云儿,山坡上旋转的白色风车,听着一首饱含深情的歌曲,渐渐地牵动起缠缠绵绵的思乡之情,经时间和温度的酝酿,发酵后的乡情便在胸腔里翻涌膨胀。关于故乡的一切记忆像幻灯片在脑海里一遍遍放映,睡意也总是在这个时候恰如其分地登场。

那方魂牵梦萦的水土,有我太多的留恋和牵挂。

记忆里,老屋旁,那被涓涓细流滋润的一方土地养育了几棵小榆树,而今,也已高过屋顶,用石头堆砌而成的低矮的石墙上长满了青苔,绿得发亮。不知多少年前,我和哥哥在树下玩耍,争相捡起脚边的石子,用力掷进小河里,水花溅起时,屏住呼吸听那咚咚的声响。

雨后的乡是我最喜爱的,走在乡间熟悉的小路上,不自觉地哼起那首《乡间的小路》,闻到泥土沁人的芬芳,听到小溪的水流追赶着风,路旁的桃花被雨淋过后更加娇艳,婀娜婆娑的杨柳依偎着巍峨挺拔的白杨,柔情蜜意的牵牛花攀援在盘根错节的黄瓜架上。

好像一家人一样。

顺着梯子爬到屋顶,看漫天星星在月的光辉里闪烁,乡村的夜,这灯火温馨的村庄,一点都没有都市里的喧闹,我的心也平和极了,没有生活在都市时的焦躁和忙碌。没有汽车引擎的轰鸣声,更没有人群传来的喧闹,在我的小村庄里,鸡鸣狗吠,田野间蛙声阵阵,草丛中许多不知名的小虫子,“唧唧”、“啾啾”像在窃窃私语,编织着仲夏五彩斑斓的梦,谱写着一首和谐的乐曲,正是在我梦里无数次回响起的旋律。

耳畔不禁响起那首《稻香》:“还记得你说家是唯一的城堡,随着稻香河流继续奔跑,微微笑,小时候的梦我知道。不要哭,让萤火虫带着你逃跑,乡间的歌谣永远的依靠,回家吧回到最初的美好……”

悠悠那乡情,浓浓恋乡意,如一杯茗茶,飘着淡淡茶香,越品味越醇香,越品情越浓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