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21-0848/G

主办:大连民族大学

出版:《大连民族大学报》编辑部

主编:周禹辰

返回旧站

往期回顾
春天,别来无恙

光秃秃的灌木丛开始有点点黄色冒出来,朵朵桃花肆意地绽放出粉色,不经意间,地面上已铺了一层薄薄的绿色,温和的阳光洒在树林间,春天终于来了。

仿佛昨天还是狂风肆虐,今天就已经春暖花开。的确,金石滩的冬天,风是必不可少的。从海上吹来的风,带着湿漉漉的气息,打在脸上,如刀锋般凛冽。大风肆虐的日子里,连太阳散发出的光都是苍白的,没有生机,像冬天里的其他生物一样。

清晨的阳光,拨开黎明前黑色的天幕,从东方冒出头来,像是打翻了一盒橘黄色水彩,温暖的颜色蔓延开来。空气中充满着清新的味道,连呼吸都是新鲜的。还没发芽的树木在蓝天下多少显得有点突兀,与周围粉色、黄色的小花更是格格不入。但即使是这样,它们挺立在那,仍然是一种活力与坚韧的象征,让人们静心等待它绿树成荫的样貌。

阳光明媚,微风正好。不由地让我想起那一句“忙趁东风放纸鸢”。于是小时候放风筝的画面便挤出脑海,汹涌波涛般袭来。

儿时娱乐的东西少之又少,除了“摆家家”、“和泥巴”这些取材于自然的游戏,就剩春天放风筝了。风筝是自己做的好。从家里找来冬天生炉火用的木棍,用胶水将它固定成一个十字。再把不用的纱布染出自己喜欢的颜色,或者是干脆把穿小了的衣服糊在木架子上,最后找来尼龙绳子做线,这样一个简陋的风筝便做好了。那时候的风筝,没有什么有趣的形状,大家唯一可以比较的就是颜色,各种各样的颜色是这些风筝飞上天空之后独特的身份。再小一点的孩子,放不了这样的风筝,就用线拴在一个塑料袋上,跑起来,灌满了风的塑料袋便飞上了天空,边跑还能听见风把塑料袋吹得“哗哗”响。

那时候,春天也和现在一样温和,欢乐却比现在多很多。娱乐的东西越来越多,我们却觉得越来越无聊;走过的地方越来越多,故乡却越来越怀念;认识的朋友越来越多,我们却越来越孤单。这所有的一切,都可以归结于时间。经历了无数个春秋,心境发生了变化,认识产生了转折,这一切,都是在潜移默化中悄悄地进行着。就像春天来得悄无声息,在不经意间你才发现自己所处的世界又一次充满绿色,又一次充满生机。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只愿儿时的那一份纯真,可以永留在心中。不管变换了怎样的时间和空间,希望再见春天,我可以微笑着说:春天,别来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