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21-0848/G

主办:大连民族大学

出版:《大连民族大学报》编辑部

主编:周禹辰

返回旧站

往期回顾
《群山之巅》——北中国的人间故事

“春天,遂想起/江南,唐诗里的江南/九岁时采桑叶于其中,捉蜻蜓于其中/可以从基隆港回去的江南/小杜的江南 苏小小的江南……”,余光中先生笔下的江南风物是那么令人神往。黑龙江——中国极北苦寒之地,不如“杏花春雨”的江南容易出才女,然而她的女儿冰雪聪明——前有萧红后有迟子建,在中国女性文学史上星光闪耀,熠熠生辉。

迟子建,1964年出生于中国的“北极”——黑龙江漠河,那里夏季很短,一年里大部分时间被洁白的冰雪覆盖。故乡的风景、童年的记忆、温暖的亲情是她文学创作中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原材料,她曾说:“进入知天命之年,我可纳入笔下的生活,依然丰饶。”这是她自1983年开始写作,至今依然“高产”“高获奖”的秘密所在。

长篇小说《群山之巅》,人民文学出版社于2015年出版。此时,迟子建早已“贵”为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主席,在省城有着优越的生活条件。她在该书后记中写道:“每到隆冬和盛夏季节,我依然会回到给我带来美好,也带来伤痛的故乡,那里还有我挚爱的亲人,还有我无比钟情的大自然!”


万物有灵、天人合一的自然观使《群山之巅》呈现出温暖的意境。大自然,是作者钟情并尽情讴歌的对象。河岸的毛毛狗、林间的百合、贴着草尖飞舞的黄蝴蝶……在东北短暂的春夏季节肆意生长;还有云朵、霜花等灵秀之物,奇妙变幻……这些具体而微的描写增强了小说吸引力和可读性。

而格罗江、松山山脉、龙脊之巅的龙盏镇……则像展开的一幅巨大画卷,将天地之景铺陈成了小说的背景,人则和这片森林山水无碍地融合在一起。

小说一开篇就描写了屠夫辛七杂的烟斗,以及他用凸透镜、桦树皮取火的神奇点烟方式,没有比这更天然、更芬芳的了。“太阳没白出工,它的活儿干得也漂亮,山林因它而蓊郁,溪流因它而温暖,野花因它而繁盛,鸟儿的叫声因它而明丽。走在被太阳照耀的夏日山林,就是走在天堂!”这描写让读者仿佛也闻到了山林里树木的气息,感受到太阳的温暖,不自觉沉浸在作者描绘的中国北世界里。


《群山之巅》从传奇山河走向人生体悟,从理想天国关注到世态人生,展现了童心灵性回归稳重现实的轨迹。作者飞扬灵动的神性思维,以及与白山黑水心神交融的不泯童心,在对“安小仙”的描写中表现得最为突出。安雪儿身高不足1米(侏儒),因皮肤透明走路轻灵,且能与自然对话,被龙盏镇的人们奉为“精灵”“下凡的仙女”。为了表现她通灵能力无师自通,迟子建对她“预卜人的死期”那些描写简直出神入化,对安雪儿感受自己身体生长的描述也仿佛进入童话一般,令人惊叹。

可是,安雪儿被辛欣来强奸并生下儿子之后 ,她的超能力——“与大自然息息相通的感觉”再也没有了,她从云端精灵回归滚滚红尘,变成了凡人,然而这正是迟子建想表达的——“生活并不是上帝的诗篇,而是凡人的欢笑和眼泪”。


《群山之巅》是一部群像小说,看起来更像“龙盏镇群像志”,人物众多各有滋味,每个人的背后都藏着一个故事。小说20万左右的文字,却容纳了三个家族三代人的悲欢,再加上单尔冬、烟婆、葛喜宝等人的故事,小说头绪之多、线索之复杂、人物之繁复、密度之大,令人咋舌,非扎实的写作功底不能驾驭。迟子建对小说中的人物都倾注了爱,不论主线副线、不论重不重要。一辈子背负“逃兵”耻辱却又狡黠痴情的辛永库、拈花惹草却又坦诚真实的老魏、心苦痛却内心怀善良的绣娘等人,性格丰富立体多面,散发着人性的光芒。

《群山之巅》这部小说里没有绝对的好人,也没有绝对的坏人,只有活生生的人——晕染了那片山川树影无限灵气的人。他们世俗又虔诚,无畏却无奈,他们敢爱敢恨但总是囿于命运,他们挣扎求存悲中带笑,却最终花落雪寂,沉浸在茫茫大雪之中。

如果说迟子建的文字像雪花,那么《群山之巅》是落了地的雪花,裹了泥的雪花。当然“群像式”结构难免会让人觉得有些散乱,没有主要人物,没有中心事件,这是这部小说的不足。


诗性的光辉夹杂凌厉的拷问,使《群山之巅》染上浓郁的悲剧美学意蕴。群山之中的龙盏镇并不是世外桃源,人们的误解、流言、诽谤、纷争、悔恨、委屈……都在风雪里飘荡。这里有老人们对火葬的恐惧、有贪官对私生子的冷血、有普通人对不伦之恋的非议、对英雄的腹诽、有对法警和殡仪馆理容师的疏避……奏响了爱与痛的命运交响曲,罪与赎的灵魂独白。在不断深入的拷问中,迟子建的笔触紧贴生活本真和生命真相,甚至是撕开生活表象,裸露出岩石般坚硬的质地:不论怎样挣扎,一切都会被命运清零;不论好人与坏人、高尚与卑鄙,最终都要接受悲剧的折磨。

迟子建说:“写完《群山之巅》,我没有如释重负之感,而是愁肠百结,仍想倾诉。这种倾诉似乎不是针对作品中的某个人物,而是因着某种风景,比如滔天的大雪,不离不弃的日月,亘古河流和山峦。但或许也不是因着风景,而是因着一种莫名的虚空和彻骨的悲凉!”

有人说,从《群山之巅》能看到萧红的影子,可萧红的文字里粗粝生硬的石头更多,缺少太阳的味道,而迟子建尽管有虚空和悲凉,仍一直努力想用温暖和美好抵抗苦难,从《群山之巅》就可略窥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