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21-0848/G

主办:大连民族大学

出版:《大连民族大学报》编辑部

主编:周禹辰

返回旧站

往期回顾
舌尖上的新年

 春节前一个月是市里一年当中最热闹的时候,所有家在牧区的人都会来备年货,瓜果蔬菜啤酒饮料……都要把车装满才回家。街边的路灯上挑起了大红灯笼,灯杆之间又连着五颜六色的小彩灯。卖年货的小摊前来来往往的人摩肩接踵,买卖双方乐呵呵地讨价还价。年味儿一天比一天浓。

我喜欢跟着姨夫出来置办年货。因为他的宠爱,我总能多要上几斤果条。

果条是蒙古族人过春节常吃的一道美味。在一盆面粉里倒入大碗的牛奶、黄油、白糖和鸡蛋液,搅和,揉成面团,再将面团抻甩成一厘米厚、巴掌宽的面片,用刀切成条,扔进滚烫的油锅里炸,稍一上色就立即捞出,酥脆的果条就做成了。

其实,姨夫做果条是很拿手的。小时候,家里条件不好,孩子们少有零食,一到过年,就盼着饱餐一顿果条。姨夫也乐得为我们几个晚辈忙前忙后。后来,我们这些孩子渐渐长大,有的外出工作,有的嫁去外地生活,即便回家过年也不再央求着吃果条,姨夫这炸果条的手艺也就渐渐生疏了。家里尚小的孩子就剩我,每到置办年货的时候,姨夫就带着我去集市买上几斤果条。

我的姨父,一个爱开玩笑但又十分憨厚的蒙古人。每到快过年的时候,他都喜欢出来“扫”年货,还经常和认识或者不认识的人开玩笑,原本就十分幽默的话配上他那张喜庆的带着高原红的脸,显得更加逗趣。我不顾他们大人间的谈话,东瞅瞅西看看,觉得样样都新鲜。

集市旁边有一小块水塘,一到就成了天然的小冰场。春节期间来冰场玩闹的孩子愈发多。冰面上成群结伴的孩子来来回回溜冰,现在想来实在单调乏味,可当年的我们怎么也玩不够。

有时候天气暖和,阳光晒得冰面有融水,大人们不让孩子们上去玩闹,我也不远走,就在水塘边上的卖羊肉的摊位前凑热闹。蒙古人喜吃肉,一到年节,卖肉的摊位前顾客尤其多,最受欢迎的当属羊肉。这些客人买羊骨大多都是为了回家煮手把肉,所以老板会推荐最好的羊骨,一刀下去,保准满意。

手把肉可以说是蒙古人最爱的一道美食,流传也最久远,是新年餐桌上必不可少的。

蒙古族人吃的手把肉要鲜嫩,讲求肉质原始的鲜汁鲜味儿,所以火候的把握最为重要。一口大锅架在炉盘上,大块大块带着羊肉的羊骨被放进锅里,红艳的火苗隔着锅炙烤着水和肉。一阵阵的沸腾后,把漂浮的肉末撇出来,再煮分秒,然后把盐和葱花段洒进锅里,盖好锅盖继续煮。分秒之间,肉质的口感都将差之千里,靠着对美食的理解,蒙古人总是能恰如其分地掌握揭盖的时间,将口感最为纯正的手把肉端上新年的餐桌。或许这是蒙古族人血液里流淌着的对于美食的感知。

除夕夜,每一个蒙古包里都热闹非凡,亲人们围坐在一起,喝酒、吃肉、唱歌、放鞭炮,在跳不尽的篝火舞中迎来草原上新年的第一道曙光。

时代的快速发展,让我们经常感慨“年味儿淡了”,可我们对“年”的期盼依然如故,家人们一起过新年的温暖也一直荡在心间。舌尖上的年,品的是美食,更是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