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21-0848/G

主办:大连民族大学

出版:《大连民族大学报》编辑部

主编:周禹辰

返回旧站

往期回顾
新年旧忆

小城位于青藏高原向黄土高原的过渡地带,民俗文化也因多民族而特别。迎婆婆就是藏汉文化融合的一种民俗活动。

迎婆婆源于母系氏族社会的一种民俗宗教活动,又称圣母节。听家里的老人说,每个汉族的村寨都供奉婆婆,各村的婆婆不尽相同,有的供奉太乙元君九天圣母子孙娘娘,有的供奉送子观音,据说都是掌管婚育大全的女神,是女娲娘娘的化身,慈悲为怀,帮助人们人丁兴旺,万事随心。随着时代的变迁与发展,迎婆婆也从以前单一的迎生送子、求儿求女扩展到了今天保佑一方水土平安,祈福消灾的民俗活动。

每年的正月十九这一天,小城的人们抬着婆婆们,按顺序依次出巡散福,婆婆们个个头戴凤冠,雍容万千。远近的人们也都会赶来,祈祷平安。这一天的街头巷尾,总是灯火通明的。

晚上九点左右,城内的婆婆们约定俗成地要在山上聚会,家家户户都放起了爆竹来庆祝这个不一样的夜晚,万家灯火灿若星辰。祈愿结束之后,婆婆们分道各自回宫,沿途转村歇庙,通宵达旦之后,才会被送回庙宇。

回庙之后,人们都争抢着婆婆用过的排灯和鸾架。大人们说排灯或者鸾架能带来好运,沾沾婆婆的好运气,来年万事顺意。

记忆中,小时候为了能在迎婆婆这一天抢个排灯或者鸾架,早早就要去庙里。平时上学天天赖床的我们,在那天竟能准时起床,打扮好自己。孩子王一大早就在各家门口吆喝,大家背好装满零食的包,打着哈欠,踩着云朵就出发了。

婆婆回庙的轿子得等到晚上才出发,大家到的早,等不及就索性围坐在草滩边游戏。毕竟是小孩子,精力总是有限的,等到婆婆回庙的轿子出发时,大家都耷拉着犯困的眼皮,拖着步子跟着大部队,在轿子后走着。为了解除困意,也为了这时间能过的快点,队伍里的男孩和女孩开始对歌,输了的一方得学小动物的叫声,为了不在同伴面前丢脸,大家纷纷使出浑身解数,场面分外滑稽幽默。

时间渐晚,夜色渐浓。

苍穹下,歌声越来越清澈,伴着山谷里的回声。折腾累了之后,队伍也安静了下来,我的脑海里不由得浮现这一年里发生的故事,望着星辰,虔诚许下新年的愿望。

接近凌晨,终于抵达目的地。大家立马满血复活,一窝蜂地涌上去。排灯和鸾架归于更幸运的人,人们在互相的祝福中各自归去。迎婆婆结束了,年也就算了过完了,可这充满希望、充满祝福的日子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