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21-0848/G

主办:大连民族大学

出版:《大连民族大学报》编辑部

主编:周禹辰

返回旧站

往期回顾
七七牯藏节

闲来无事,翻看起了儿时的相册,偶然看到一张我在小学门口拍的照片。照片上,我身着侗族盛装,那时我好像才上小学二年级,那天我第一次参加牯藏节。

牯藏节一直神秘的存活于侗家人的净土上,是侗族隆重的祭祖仪式,时间在春节前后,七年举行一次,一次举办七天。所以,在当地人们常称“七七牯藏节”。

侗族妇女善织绣,侗锦、侗布、挑花、刺绣等手工艺极富特色,每到盛大的节日庆典,不论男女老少都会穿上精美的侗服。这七年举行一次的牯藏节,各家就格外重视。

由于年岁尚小,很多事儿记得不真切,印象里,奶奶经常坐在门口的长凳上纺着一张蓝色的布,母亲在旁边扯着长长的白线,她们说是在给我织侗裙,做侗衣。

奶奶说,牯藏节第一天,女孩字都要身着盛装,撑着红纸伞,跟着几个身着已故之人才穿的衣服在村里转一圈,最后去到村里灵石前诚心祭奠,为的是把祖先都召回来,跟我们一块热热闹闹地过个年,也祈祷来年风调雨顺。

小孩子没有心思去探寻节日的意义,只是一味地寻热闹,哪儿人多就往哪儿凑。

牯藏节开始的那天早上,我寻着震天般的鞭炮声跑到了风雨桥头,坐在桥头的石墩上咧着嘴看大人们你一句我一句地对歌,对歌双方中间横着一道楠竹做的门,门前放着各种特色的菜、各种颜色的糯米饭和酒。那日暖日当空,竹影斜横,一切都显得那么祥和。

后来听大人们讲我才知道,那是在迎接歌师。歌师是当地牯藏节所有活动的领头人,人们必须用最盛大的场面邀请他们的到来。接下来的几天里,两位歌师会表演芦笙步,抱着琵琶唱着侗歌,领着十里八乡赶来的乡邻走街串巷,祈求平安吉祥。我牵着母亲的手,跟着人群往前走,手舞足蹈,逗笑四周人,也逗笑自己。

长大后在各种书刊上见过侗族庆祝节日的高空全景图,男女老少走街串巷的队伍像一条长龙,那场面壮观极了。

跟着走上几里路,就是为了能在发糖果的时候多拿上几颗。三五个大人抬来几大箱糖果,孩子们一拥而上,尽量撑大自己的手掌,到箱子里狠狠抓上一把。我剥开一颗糖放进嘴里,剩下的交给奶奶保管,继续回到队伍中手舞足蹈。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牯藏节每次会有一个村寨轮为东道,我第一次参加牯藏节就赶上我们寨子为东道。邻近村庄的人们陆续赶来,将自己亲手做的红包放在几个红纸箱里,红包里放着10元或20元面值的钱,大家随即抽取。钱不多,只为了图个乐呵。

夜幕降临后的对歌是牯藏节最为热闹的一个环节。虽然有歌师在场,但村寨里会唱歌的人也不在少数,尤其是那些唱了一辈子侗歌的老人,免不了要有一场即兴之作的对决。坐在一旁的我听得入了迷,我似乎创越时光,去到几十年前,看到爷爷奶奶那一辈人约会的模样。

第七天,节日进入尾声,歌师会把早已准备好的寓意平安吉祥的彩带随机挂到男性的脖子上,或是青年,或是老人,或是儿童,得到者随心意送上一份红包,以示谢意。场地上,人们追着跳着,直到日落迟暮,才不舍地送走歌师。

接下来又是一个七年的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