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21-0848/G

主办:大连民族大学

出版:《大连民族大学报》编辑部

主编:周禹辰

返回旧站

往期回顾
遵义

遵义

尽管你的名字考究

据说在很古的古书里

都能找出关于你的

文绉绉的释义

但自从八十年前的一次会议

在你的一条青石板路旁的

一幢老房子里

召开

再提及你的名字

谁都要给你加上会议两个字

遵义 哦 遵义会议

不这么表达的 我敢说

他一定不是中共党员

文化上根本没有档次

在中国百年现代史上

能和一次会议紧连在一起的城市

遵义 排名第一

八十年前的这次会议

被共和国记录成庄严的文字

挽救革命挽救党

是中国共产党开始独立自主

走向成熟的标志

会议 连同前前后后

被编入课本

成为专章 成为一道

永恒的思考题

八十年前的这次会议

开在紧急关头

关生关死

刚刚经过一场血肉横飞的战斗

被国民政府悬赏十万大洋的高个子

身后跟着一群持枪抬炮的

杀红了眼的敢死之士

匆匆进城 片刻喘息

政府军汹汹地围追堵截

飞机在天上

大炮在各个阵地

谁信戴八角帽的队伍能插翅

水深林密 乱石荆棘

队伍的身上衣衫破烂

脚下的草鞋也全磨漏了底

此刻会议开得烟雾缭绕

一连三日

首领们方言各异

语气猛烈

偶尔还有不再强硬的叽里咕噜的俄语

研究到底谁来给这个逃亡的队伍拿主意

下一步怎么行军 怎么打仗

怎么摆脱步步紧逼的追击

中国人能不能解决中国人自己的问题

屋内的所有人眼睛充满血丝

外面的士兵的脸上

个个布满焦虑

三天过去

会议终于带来了过年应有的欢喜

队伍在警惕中放松

同样也在放松中警惕

大吃 痛饮

厉兵 秣马

如一台机器加足了油

开足了马力

半个月后再上路

他们没了一丝垂头丧气

斗志冲天

行进得无比整齐

看吧

他们继续擎起锤头镰刀的旗帜

呐喊着 厮杀着

揩干身上的血迹

踏着敌人的尸体

一路向西向北 向北向西

闪转腾挪 所向无敌

这场从江西瑞金于都开始的

无奈的大逃亡

终于变成播种机

宣言书 宣传队

直到陕北延安

直到河北西柏坡

直到北京升起五星红旗

宣告中国人民从此站起

遵义会议

在贵州遵义

一九三五年一月十五日到十七日

如今已经成为历史

但对于一辈辈后来人

以上

仍然是一道不能丢分的历史考题

今天 我凭公民身份证免费领票

绕着会议当年的房子

里外看了一圈

走出门回望高高的门匾上

那熟悉的龙飞凤舞般的题字

我不由得想

如此惊天动地的会议

哪有什么雄丽堂皇的会场

只不过老旧的楼房

褪色的门窗、家具和旧桌椅

是的

它不过是八十年前国民党军黔军

一个师长的私家住宅

如是而已

2014年10月23日午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