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21-0848/G

主办:大连民族大学

出版:《大连民族大学报》编辑部

主编:周禹辰

返回旧站

往期回顾
冬天随想

大连的冬天来得比故乡晚,但它毕竟是北方的冬天,可千万不能小看。这不,身边的朋友稍不留神,就“哼哼唧唧”地感冒了。

对于从真正大东北来的我,冬天我是太熟悉了。和中国最北方的冬天相伴了二十年,我可以说对它一点儿都“不感冒”。记忆里的它,只有冰冷,沉寂,荒凉,似乎只有下雪的时候才给人一丝灵动。

北方的雪,无论看多少次都不会厌倦。下雪的时候,虽然天空会变得阴沉沉的,但刚落下的雪却带着天光,映亮了四周。人出来了,四下里就充满了“咯吱咯吱”的踏雪声和厚重的呼吸声了。

可惜这些从空中落下的纯洁精灵只是日常生活中的点缀,雪后一成不变的寂静和严寒才是冬天的常态。

我不喜欢冬天的酷寒和近于死寂的枯萎,让一切生命都失去了活力。

在故乡那些寒冷的冬天里,我和所有人被寸步不离的寒风锁在屋子里,出门前如果不全副武装,皮肤就会变得通红,鼻子沉重得无法呼吸。如果是下过雪的日子就更糟糕了,积雪不清理,寸步难行。日子久了,被多愁善感的人们赋予“纯洁”性格的雪,因落满了燃烧过的煤灰而变得越来越脏。人们从寒冷的室外逃到屋子里“避难”,脱掉浸湿的鞋子和被热气遮蒙了的眼镜,活动着冻僵的手指和脚趾,互相开玩笑,“耳朵冻掉了呢!”在冬天里,思想好像也随着行动变得越来越懒惰、迟缓。

冬天给我带来的不便利和沉闷,远远多于下雪瞬间带给我的感动。这种感觉的北国之冬像一个和我朝夕相处却没有共同话题的人,乏味而厌倦。冬天真的太漫长了,久得让人麻木,都快忘记春天的味道了。

幸亏冬天还没有久到让我和它融为一体,幸好不管世界怎么变,春天还是会来。

所以,我总是无限地向往着、期待着春天,它和冬天有着截然相反的性格,在我眼里,它总是比冬天更加惹人喜爱。

这样,即使冬天仍然很漫长,我也还被想象吸引着,召唤着。

闭上眼睛,春天就要来了。我猜,当我推开窗子,最先感受到的是它的味道,暖暖的,轻轻的,不知道用哪个词形容它带给我的感觉才最恰当,但嗅到这气息,我就知道现在是春天了。

然后,我听到了窗外孩子们的嬉戏声,大人们在交谈,有点吵,却令人悦耳。忽然,一只麻雀啁啾地叫起来,会立刻引起许多声回应,像阳光射到墙壁上又被神奇地弹了回来。空气里暖洋洋的,让人觉得充满了一种实现一切渴望的力量、一种拥抱一切的冲动。春天来时,冬天的寂寞被一扫而去。

眼下,依然是冬天。自己的春天要自己去寻找。但是要先从自己的冬天里走出来,才能一身轻松地去寻找春天。

我期待着冰融成水的微妙变化,还有春风一路走来的春天的脚步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