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21-0848/G

主办:大连民族大学

出版:《大连民族大学报》编辑部

主编:周禹辰

返回旧站

往期回顾
一座山,一湾水,一生情

人们常说,一个有山、有水的城市,一定是一座美丽的、有故事的城市。而大连开发区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每年夏季,总有亲朋好友或旅游度假,或出差公干来到这里。每每此刻,我总喜欢带他们登顶童牛岭,徜徉泊石湾。在童牛岭最高处的飞碟广场,极目远眺,我总是在一片啧啧赞美中指给他们北面的那座秀美巍峨的大黑山、山脚下开阔地带中那鳞次栉比,错落有致的城市建筑,更会将他们的目光引到被高楼大厦包围其中的民大校园,和那个欲张开双翼,展翅高飞的太阳鸟会议厅;然后,再转过身去,把他们的目光带到城市南部那烟波浩渺的大海,那如珍珠链一般清澈美丽的泊石湾。最后,总不忘用骄傲的口吻介绍说:“北有青山,南邻大海,山水之间有我家。”

这个家,即是指我们每个人的小家,那个能使你安身立命、放松身心的温馨港湾,更是指我们全体民大人共有的大家,那个几乎可以使你为之倾注一生努力的精神家园,大连民族大学。

1993年,恰好也是“而立之年”的我怀揣着找寻新机遇的梦想来到大连。刚来学校时,被分配到当时的科技开发公司,就是后来的科工贸实业总公司工作。当时的老领导程济民教授和后任的李树仁总经理都曾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年轻人不要怕吃苦,你刚来到东北民族学院,尽管现在条件不好,未来之路也会坎坷曲折,但学校的发展已度过了最困难时期,明天一定大有希望,好好干吧。”从此,我就投身到了学校发展建设的洪流中。

1995年6月,我被紧急调到校办,临危受命,担任电话总机室主任,负责全校通讯保障任务。当时的情况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雨刮断电话线,造成通讯线路中断,同时,由于动力线与电话线混线,导致程控交换机被烧毁,急需立即抢修,恢复通讯,而原总机负责

人又长期不在,因此,临时抽调我承担此项工作。其实,我并不是学通讯专业出身,但多年的技术工作经历使我没有慌乱,而是理清思路,迅速投入到紧张的抢修和恢复通讯工作的战斗中。为此,我一面主动向机房维修人员学习、积极寻找原交换机资料,与原生产厂家日本NEC公司本溪合资公司联系,洽谈维修及更换部

分设备工作。另外,我还马上与承保原设备的太平洋保险公司联系,积极准备核保文件资料,以便尽快核保。同时,还根据学校要求,利用此次机会,不但要恢复通讯,还要适当增加交换机容量,满足学校未来一段时期对电话通讯增长的需要。就这样,在金院长和原校办赵持平主任的直接领导以及总机室、厂家维修人员等各方的通力协作下,我们仅用5天时间就恢复了主要部门的通讯线路;又用了12天即全部恢复了校园通讯。同时,完成新设备的引进、安装、以及新老设备的匹配及扩容调试工作,同时获得保险公司的较大额度保费赔偿,圆满完成了学校交给我的任务。

在恢复通讯的20多个日夜里,早已没有了什么白天、黑天、周末假期的概念,整天奔波于总机室、校园各处、气象台、保险公司、本溪主机厂及开发区迅达通讯公司等部门,只想着早日恢复通讯。在任务即将完成,保险公司理赔金送达之时,学校专门制作了锦旗,上面有我自己拟写的“平时注入一滴水,难时拥有太平洋”一词。锦旗上的词句当即获得了大连公司领导的高度赞扬,并称,这句话是对太平洋保险公司经营理念的最好诠释,并要将该句话上报总部,作为公司广告的标准用语。

其后,随着学校建设的提速,校办工作愈加繁重,面对当时人少活多的局面,领导让我承担的工作也越来越多。除了总机室外,最多的时候曾身兼行政、外事、文件收发、信息报送等多项工作。真像一只上紧发条的钟摆转个不停。全程参与了97年11月大连民族学院挂牌庆典仪式、1997年底开始进行的招收外国留学生资格和外教聘任资格等申请材料的准备及报送工作。2001年底,根据工作安排,我离开了工作7年的校办,调入刚刚成立的留学生部,开始了从事留学生教学及管理工作的新阶段。

和学校的不断发展壮大一样,学校的留学生工作也是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发展壮大起来的。而招收中国学生赴加拿大留学的凯璞澜诺项目是留学生部成立之初的第一个较大的项目。项目运行之初,中加双方都要出差到各地招生。每到此时,我们双方分别出发,约定同一时间和地点汇合。加方的合作伙伴通常都是乘坐列车软卧、入住四星级宾馆,而我们中方教师为节省资金,则经常坐着火车硬座,入住25元/晚,大约8~9平方米用纤维板隔出的所谓双人间休息,我们甚至调侃说,能透过纤维板分割的隔墙听到隔壁农民工的鼾声……招收来华留学生的工作也同样艰难,记得来校就读的首名留学生是来自日本的中川实子小姐。面对首名留学生,我们在教学和管理上真的是不计成本、得失,像保护一颗刚刚从土壤中破土而出的幼苗一样精心呵护。腾出红梅小区专门为外教准备的房间供其入住、排出了四名副教授以上职称的教师分别讲授听力、口语、语法和阅读等四门课的课程,周末假期还带着她参加部门组织的各种活动,甚至称呼她为“小宝贝”,使她享受了民族大学三十年办学历史上少有的最高标准。除了上述困难外,学校当时的办学条件也十分艰苦,特别是办公室和教室极度短缺。在留学生部1999年3月成立之初,没有集中、固定的办公场所,其办公室和教室零散地分布于老行政办公楼(后称老经管楼,现在的交流学院楼)、第一教学楼和校图书馆等处。2002年后,随着留学生招生工作的日益推进,越来越多的留学生前来就读,教室短缺现象日益严重。为此,我们四处寻找教室,甚至将学生较少的小班放到图书馆预留的电梯控制室里上课,并在电梯竖井预留口上铺上木板,盖上地毯进行教学……面对重重困难,我们毫无怨言,以快乐的心态积极面对。

从1999年3月留学生部成立到2003年3月更名为国际文化交流学院,再发展到今天的大连民族大学国际文化交流学院,16年冬去春来,16载风霜雨露换来了今天的喜人成果,今天交流学院已累计招收了36个国家(地区)的近3200名学生。从当年中加凯璞澜诺合作项目、日本语学校项目的发展壮大,到与韩国韩瑞大学签订的首份友好姊妹学校协议,从2003年的SARS危机、非典施虐,大批留学生离校返国的痛苦经历,到首次赴俄罗斯远东地区招生,一次性带回17名

俄罗斯同学来校以及远赴土耳其“埃尔基耶斯大学”,一次性招收57名学生来校的招生大捷;从2002年招收首名韩国留学生进入文法学院学习,并于2006年顺利

毕业,到成批次、成建制地培养本科留学生并成功斩获包括有设计类“奥斯卡金像奖”的德国“红点大赛”、大连市外国留学生演讲比赛高校组冠军等各类比赛桂冠;从全部依靠各二级学院培养本科留学生、到自行制订人才培养方案、自行培养学历生;从与国外几所学校点对点之间的学生交换(交流)项目到大批量、多学科、面对众多国外学校间的交流交换学生项目;从我院教师在全国高校授课大赛上折桂登顶,到成功申报并获批国家汉办HSK定点考试单位……转眼间,十几年过去了,.回想起从前发生的一件件鲜活、生动的事情,就像发生在昨天一样,真的是“几代人筚路蓝缕艰苦奋斗,十六载风雨兼程春华秋实”。

从1994年来到校至今,我已经在这个被这座山与这湾水所环抱的美丽家园中度过了22年的难忘光阴。也已从一个而立之年、曾经踌躇满志的中年型男变成白发初染,已过天命之年的老者,每想到此,不禁有一种岁月如梭,光阴似剑的感叹。但这种感叹很快就被一丝庆幸所取代,那是一种为自己能亲身目睹并参加了我们这所大学的建设和发展历程而发自内心的庆幸。看着学校在一天天的成长进步,心中充满了深深的感情,那是一种无条件为其祈祷般的感情,一种尽管它尚未尽善尽美,但却愿为它的发展竭尽全力的感情。此时,好像突然有一句话涌入我的脑海中:“什么是母校,母校就是那个你可以一天骂他八遍却绝不允许别人骂一句的地方”多么朴实精辟的语言!

人是需要一点精神的。几十年前,在这片山海之间环抱的土地上,除了理想,毅力和拼搏精神外,我们的前辈们几乎一无所有。但是,就是凭借着理想,毅力和拼搏精神,他们成就了今天的这座万千民大师生赖以生存的家园,而今天,当我们似乎什么都拥有了之后,真的希望不要失去那种最宝贵的理想、毅力和拼搏的精神。

(作者为国际交流学院党总支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