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21-0848/G

主办:大连民族大学

出版:《大连民族大学报》编辑部

主编:周禹辰

返回旧站

往期回顾
真好,这三年与你一同走过

窗外的银杏叶又一次变得金黄,擎起了一片湛蓝的天空,秋风将落叶铺了一地,记者节,悄然而至。

码下一段文字,修改,再修改,删除,重新码下来……思绪断断续续,回忆涌上心头,不知从何说起。不知不觉,距离收到记者团的录用通知已有两年,这一码字过程已经在我的生活中成了习以为常的一部分。

我喜欢听夜深人静码字时敲击键盘的声音,喜欢闻刚刚印刷出来的报纸、杂志所散发的油墨味道,喜欢看到一遍又一遍修改后成型的稿件时内心的欣喜感觉,喜欢结束一天的工作后几个人不约而同凑在一起的饭局,喜欢例会结束后一起去吃路边摊的欢乐时刻,喜欢这里的一切一切……

记得第一次过记者节时,也是差不多的场景,银杏叶铺了一地金黄,有学姐拾起一些,摆成了“记者团”的字样。利用午休时间,颁发记者证,刚刚接到记者证时内心的那份激动与欣喜随着时间的熨帖,尚有余温。墙上“铁肩担道义,妙笔著文章”的大字十分醒目,当时并不是十分明白这十个字的内涵,在点滴的积累之中,或许在某一瞬间明白了,那是责任,是信念。

就像刚开始接触新闻稿时,总喜欢用一些过于华丽主观化的词汇,稿件内容过于空泛,取材时也不够严谨,一篇新闻稿被师父改了一遍又一遍,重复多次才能成型。平时觉得感受稿写得不是特别好,但是感受稿是需要一定的天赋与知识积累的,可是新闻稿并非如此。成为学生记者是当初自己选择的,也是我所喜欢的学生工作,当时内心里憋着一股劲儿,一定要将新闻稿写好。于是,每次例会之后,团长问某某活动的新闻谁去跟的时候,我就会举起我的手。

经过大一近一年的锻炼,我的文字水平得到了一定的提高,新闻稿逐渐成型,也能在校园网上发表了,登录大连民族大学新闻中心,看到自已所写的新闻后面“学生记者”的字样时,内心的喜悦不言而喻。“学生记者”,多么令人骄傲的字眼!随着能力的不断提高,能够接手的任务也开始多了起来,忙碌着,快乐着,偶尔疲惫,抱怨几句后又热血满满地投入到工作之中。

“上的最少的是舞台,见的最多的是星光”,这句话展现了记者团的日常,三分夸张,七分事实。或许有人会说,为了记者团的工作,放弃了不少个人时间,值得吗?我觉得,这世间并没有值不值得这一说,如果热爱,那便是值得……

前不久,徒弟说,师父,你还记得嘛,我写的第一篇新闻稿是你和我一起跟的新闻诶,所以我徒弟写的第一篇新闻稿我也陪她一起去。内心不由得一惊,仔细回忆,我自己写的第一篇新闻稿也是和我师父一起去的,而且居然是同一个活动。或许这只是机缘巧合,又或许也可能算得上所谓的传承吧。开始的开始,我是师父的徒弟。后来,成为了徒弟的师父,如今,我的徒弟成了别人的师父……

银杏的树干由于有了时间的抚摸变得愈加粗壮,枝叶也随着四季的脚步周而复始。当时捡银杏叶的学姐也已经毕业,报纸四版的责任编辑的名字换了又换,于时光匆匆中与你相遇。这三年的时光,和你一起走过,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