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21-0848/G

主办:大连民族大学

出版:《大连民族大学报》编辑部

主编:周禹辰

返回旧站

往期回顾
小铺

孙家在这里几百年了,是老住户。人人都知道孙家饭铺做的贴饼最好吃,再配上一碗羊杂汤可谓美味至极,来往的客人从不间断,似乎包揽了小镇人的所有味蕾,人们的胃在这里安下家。

那年,从山西迁过来一批人,他们在冬天里没有皮裘大衣,也没有一双保暖的鞋,脚上穿着单薄的鞋片,身上裹着一层青布。嘴唇冻得在紫里透着黑,就连年轻人的牙齿都是参差不齐像变老了好多岁,他们是逃荒的,没什么太大的文化也不懂向东西南北行走的方向,一路跌跌撞撞就走到了小镇。

因为孙家铺是在镇边,一批人选择驻足在此。孙家的老汉一夜都没有察觉到自家门外增了许多人,直到早上去重新开张才看见门口衣衫褴褛,因为寒冷而互相紧凑睡在雪地上的人。孙老汉心一软也没多说什么,只管把他们迎到自家门口,而后向炉火中填了煤炭,吩咐老伴去煮一大锅姜水来侍候他们,为他们驱寒。

打听来源后,孙老汉丝毫不犹豫地把柴火填进灶坑中,那口大锅逐渐加热,窜出一股一股的热气,撒上油之后充满了香味,老汉把提前做好的面饼摊在大锅上,随后这份美食被放到了那批人的面前,人们像是饥渴的野兽,不一会儿的功夫食物便没了痕迹。老汉考虑到他们无处可去,将这号人收留下来。

大概过了一年,这批人觉得不应该再麻烦老汉,老汉也看出了他们的想法,于是把这做饼的技艺传授了他们。他们在老汉的店铺对面支起了另一家店铺,这家店铺起初并不兴隆,但人们听说这是老汉传授过手艺的店铺便使这里的客人逐渐增多,收入也越来越丰厚。老汉为他们的成长浅浅地笑了,但是也许是因为他们能够获取的利益更多,他们对老汉越来越冷淡。老汉的那家店铺也逐渐变得萧条,可从来没有看到老汉的脸上挂出一丝愁容。

五年过去了,从前迁移到这里的那批人拥有了自己的财富和兴旺的门面,他们不仅制作老汉教给他们的贴饼,也去尝试了一些新的菜品,他们这里不再是一个小小的饭铺,而是逐渐变成了一个大大的客栈。不论是远方赶来的人,还是附近的邻居,都喜欢来这个大大的客栈里品尝美味,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老汉的店铺,总是有熙熙攘攘的人,愈发冷清寂寥。客栈的主人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他们想把老汉的小铺子收购过来扩充自己的阵容。

人们都以为当初接济那批人的老汉会爽快地答应这件事,但他并没有那么做,他守在这里,不论客栈的主人给他多少金财的诱惑和花言巧语,他就像一棵树,在这个小铺子里扎根,从未动摇。老汉还是每天踏踏实实做着锅里的饼,也没有在乎外界的看法和评价,似乎所有的乐趣都在这里,是别人夺不走的。

也就是在这时,事情出现了转机。去大客栈里吃饭的老人都发现贴饼并没有之前味道真实,不仅是高涨的价钱,连态度都没有那么朴实。大客栈的老板看着手上的算盘,生意经营的一日不如一日,还怎么谈合并老汉的店铺呢?人们把头转向了那个小小的店铺,寻找原汁原味,在这里吃饭,尽管是小小的桌子,在这里人们找到了当初的欢乐。

两年后对面的大客栈租给了别人,那批曾经来这里迁移的人也带着他们的东西离开了这里。没有人清楚他们离开的缘由,但老汉始终没有扩大自己的店铺,也没有在雇佣其他的下手。在这个小镇生活的人没有变,小店铺也没有变。或许真正的宝贵是现在的小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