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21-0848/G

主办:大连民族大学

出版:《大连民族大学报》编辑部

主编:周禹辰

返回旧站

往期回顾
一个彝族女子的一生

那是一块丰饶绮丽的土地,在这块土地上的人们是火的族民,是虎的子孙,支格阿鲁是他们的英雄,阿诗玛是他们的女神,口述尔比尔吉,跳着丰收舞。

一个彝族女子从出生起就与彝族刺绣联系到了一起,她一睁眼,看到的就是那缤纷的色彩。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就出现的,出现在彝族的绘画,记事,服饰中,穿针引线绣在每个彝族人的生命中。

她是孩童时,穿着图案艳丽的花鞋,满山遍野地跑。她穿着花鞋淌过清粼粼的河水,穿过花团锦簇的山坡,爬过硕果累累的果树,走过香草芬芳的田地,跳过热闹非凡的火把节。村寨灯火通明,人来人往络绎不绝,男女老少载歌载舞,欢声笑语响彻天际。生在火塘边,死在火堆上,火一般的生命,火一般的热烈。

势同火焰渐大,少女初长成,她开始梳洗打扮,戴上做工精致的头帕,系上繁花簇簇的飘带,少女的风情显露了出来,那是属于彝族女子独一份的美丽。那是飞针走线出来的原始民族风情,带着东方色彩神韵,吸引了多少青年男女。

那是她的一个美梦,少女的梦,她梦见那些绣制在服饰上的图腾全都跑了出来,好比画卷中的人物走出来一样。庞大凶猛的虎,威武自由的鹰,天上的日月星辰,全都同她围在祭台旁,在火把中跳跃,庄稼收获颇丰,青年邀她共舞,火光映在她甜甜的笑脸上,这真是个顶顶好的美梦。

彝族女子善于刺绣,能否绣出美丽的服饰,是衡量彝家女子是否心灵手巧的重要标志。一针一线,蕴含着彝家女子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和向往。

从梦中醒来,她细细端详那条花腰又将它放回了枕头底下,她已决定同母亲学习彝族刺绣。

她学到了很多:彝族的刺绣工艺手法甚多,适宜于绣花草纹样,刺绣手法变化较多,有垫绣、引绣。以及缠针、乱针、长短针等。各种色彩的搭配是要精心安排的,一般都采用茶花红、梅红、紫黑、粉红和大红、绿、黄等颜色,这样和衣服的底色有鲜明的对比。彝族刺绣以红、黄、黑为三大原色,技法粗犷、色彩浓烈、有着彝族人图腾崇拜、民俗风情的特点。飞针走线,山川草木在她指尖绽放。

后来,母亲给了她一个精致小巧的针线包,她如获至宝,常常带在身上,每当有闲暇的时候便拿出来穿针引线,绣出她心中描绘的美丽图案。

她一直没有停下过手中的刺绣,她绣的纹样都取自生活中,黑色的大地和蓝色的天空为底,万物有灵,有所崇拜,有所敬爱。她就这样绣着绣着,绣到六颗星与月亮平行成一条线的吉日,嫁给她的心上人。她还在绣着,教给自己女儿一代一代传承下来的技艺。

当她有了自己的孙女时,去那里旅游的人越来越多了,越来越多的人喜欢上她们的刺绣。彝族刺绣成了商品,世代务农的彝族妇女为自己打开了一扇大门,为彝族的富荣带来了希望。

她还听说了彝族刺绣被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多的她不知道,她只知道这么好的东西会受到保护,会有更多人来学习,会被传承下去。她心满意足地笑了,心满意足地离开了,带走了她爱了一辈子的刺绣花样,留下来穿针引线的刺绣技艺。

一个彝族女子的一生被她一针一线绣了出来,她漫漫绵长的一生如同彝绣多彩绚烂。她视若珍宝的彝绣被她绣在自己的服饰上,绣在女儿的头帕上,绣在孙女的花鞋上,绣在彝族的文化上,她悉心呵护了一辈子的花终是开了。